首页 游离在时间之外的观测者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三百四十二章:你知道魔女吗?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苏科布带领着巫灵学徒们在潘斯城进行交流,他们带来的神术卷轴在城中大受欢迎,城中的各个势力都想要和巫灵们大量订购这种连普通人都可以使用的一次性超凡物品。
  
  苏科布本人更是受到了各大势力的邀请,其中就有刚刚掌握了王庭控制权的暗月将军,万蛇神庙的盲女先知。
  
  以及。
  
  那些想要对付暗月将军的幕后之人,暗地里蠢蠢欲动的野心者。
  
  不过这些邀请,苏科布全部都拒绝了,
  
  但是这一天,明面上举办的一次盛典苏科布没有办法拒绝。
  
  王庭的宫殿里,衣冠楚楚的大人物们纷纭而至。
  
  宴会上。
  
  所有人高谈阔论,谈论诗歌,谈论万蛇王庭辉煌的过往,谈论家族史上的恢弘彪炳的战绩。
  
  而所有人围绕着的主角,便是暗月将军。
  
  暗月将军是一个看上去很有魅力的人,他看上去还很年轻。
  
  身材高大英武,目光锐利。
  
  他站在人群之中向所有人叙说着自己的想法,接下来要如何带领所有人开创一番局面。
  
  哪怕他所做的事情在常人看来是大逆不道。
  
  但是能够走到这一步,他的拥趸者还是不少的。
  
  “我准备效仿白塔炼金联盟,将王庭中央的疆域划分为几个行省,到时候这個国家需要大家的帮助,来替万蛇之王陛下治理这一个个行省。”
  
  “过去的官僚体系已经没有办法掌控这么大的一个国家了,我们需要一个新的制度。”
  
  “王庭需要大量的官员,需要一定程度的革新。”
  
  暗月将军停顿了一下,认真且严肃的说道。
  
  “这个国家需要有人能够站出来,来承担责任。”
  
  所有人看着暗月将军,以为他说的是自己。
  
  他扬起了手:“这个人,就是在座的诸位。”
  
  “只要大家愿意站出来,就一定能够拯救这个国家,让他再次变得强大;再也不会出现,连雷泽之中的蛮人都敢羞辱我们的情况。”
  
  所有人爆发出了欢呼,有人觉得暗月将军的这话实在是太令人振奋了。
  
  但是人群之中,也不乏投来不屑目光的视线。
  
  打破旧的秩序,建立新的制度,必定会迎来旧有势力的强大反扑;那些旧制度下的贵族,那些既得利益者,怎么可能任由暗月将军执行白塔炼金联盟的行省制度。
  
  目前是将王庭中央的控制区域划分为行省,那么将来呢?
  
  是不是整个王庭都要划分了?
  
  那些大贵族的领地一个个都是国中之国,这样执行了行省制度,就这样划分了,领地还是我们的吗?
  
  但是之前的大清洗,已经杀得城中不少人胆寒了。
  
  那些敢于反抗暗月将军的人,都已经被杀得差不多了;剩下的不少都是跟着暗月将军从军伍之中杀出来的人,自然是他所说的这番话的强烈拥趸者。
  
  宫殿之中,苏科布看着暗月将军。
  
  “改变一个国家,还是万蛇王庭这样疆域辽阔的国家。”
  
  “真的可能做到吗?”
  
  可以发现,暗月将军应该是去过苏因霍尔和日出之地,对于这些国家的情况和问题非常熟悉。
  
  他也看到了万蛇王庭内部的问题,也在想办法解决这种问题。
  
  但是。
  
  苏科布并不看好他。
  
  不看好他能够承载起这个,早已经支离破碎的王国。
  
  或许他说的那些话很美好,描述的情况也很对,但是这并不是他一个人能够做到的。
  
  苏科布认为他所做的,只能是加速这个王国的灭亡;本来就风雨飘摇的王国迎来一个撺掇权力架空国王之人,又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上面还没有一位神明给他兜底。
  
  他迎接来的不会是白塔炼金联盟那样的浴火重生,只能将整个大地一同焚为白地。
  
  宴会后半段。
  
  当暗月将军试探性的提起了,他要将万蛇王庭的都城迁往西边,迁去月蚀城的时候。
  
  人群之中一片哗然。
  
  “什么?”
  
  “迁走?”
  
  “我才不想离开这里,离开潘斯城。”
  
  “月蚀城?那里的宫殿早就废弃了吧?万蛇之王陛下住在哪里?”
  
  “而且迁过去,要多大的代价?这不是凭空浪费吗?”
  
  万蛇王庭很久以前有着两座都城,一座潘斯城,一座月蚀城。
  
  潘斯城在东边,位于生命起源之山脚下。
  
  月蚀城则更靠近西边和大海。
  
  但是随着王国逐渐强盛,依靠着牧者之河这条河流运载,就可以源源不断获取足够的物资,月蚀城就便废弃了。
  
  而现在暗月将军提议迁都,可不仅仅是换一个都城的概念了。
  
  这下,很多人坐不住了。
  
  立刻有人站出来,表示了激烈的反对。
  
  可以看得出来。
  
  这是暗月将军在为他的国策和彻底掌权做准备。
  
  一旦迁都成功的话,旧有势力便被彻底打破;权力将会重新洗牌,暗月将军就真的可以按照他所想的来制定自己的国策,一点点扭转整个国家的局面。
  
  更重要的是,西都月蚀城距离南方更近,对于王庭掌控南方的疆域更加方便。
  
  如果都城在月蚀城的话,万蛇王庭南方的那些脱离掌控的领地和大贵族,就可能没有这么舒服了。
  
  好处看似很多。
  
  但是,其中有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这代表着,他们要放弃生命起源之山这个圣地。
  
  这是许多人绝对无法忍受的。
  
  而其中最让暗月将军感到难堪的是,就是万蛇神庙的先知。
  
  这位先知站出来质问他:“生命起源之山。”
  
  “就这样不要了吗?”
  
  “潘斯的后裔,就这样放弃了我们祖先开拓的圣地。”
  
  “万蛇的后裔,就这样离开了神明造物之所?”
  
  暗月将军:“神明永恒,圣地长存。”
  
  “不论我们做不做,不论我们走不走,它都是神圣和永恒的。”
  
  “它都永远在这里。”
  
  “但是,我们只是凡人,自然要为凡人和这个国家考虑和做准备。”
  
  暗月将军很希望先知能够退让,面前这个女人或许没有特别强大的力量,也没有极度的强势。
  
  但是她的意见和意志,却比权势和力量更加可怕。
  
  盲眼的先知丝毫不退让,她认为暗月将军此举不仅仅是背离信仰,更会导致整个万蛇王庭分崩离析。
  
  “暗月!”
  
  “你想过没有?”
  
  “如果生命起源之山不再是都城,如果没有了这座圣地,如果没有了潘斯城的威望。”
  
  “万蛇之王还是万蛇之王吗?”
  
  “你还能像现在这样……”
  
  “作威作福吗?”
  
  盲眼的先知声音变得更大了:“离开了这座圣山,整个万蛇王庭就彻底失去了联系一切的主心了。”
  
  “没有任何地方,能够这样将万蛇的子嗣这样联系在一起。”
  
  “没有任何力量,能够像这样让威慑住所有人。”
  
  “离开这里。”
  
  “万蛇王庭,也就不再是万蛇王庭了。”
  
  暗月将军停顿了一下,他开口说道。
  
  “我相信,支撑起万蛇王庭的不仅仅是这座山,还有别的东西。”
  
  盲眼的先知抬起头,她的眼中一片黑暗。
  
  所能看到的,是黑暗之中涌动的生命律动之火。
  
  在她眼中,暗月将军的生命之火炽烈而璀璨,闪耀的不仅仅是他强健的体魄,还有他的意志和决心。
  
  他身体里涌动的,是他想要改变世界和这个国家的迫切渴望。
  
  或者说是。
  
  野心。
  
  先知不知道为何,却对对方这熊熊燃烧的渴望和野心感到恐惧。
  
  这熊熊燃烧的火或许可能照亮黑暗,同样也可能将一切焚烧为废墟。——
  
  宴会中。
  
  一位侍者来到了苏科布的身边,将他邀请到了一侧的房间里面。
  
  苏科布见到了这位权势滔天的暗月将军,除了没有直接将王冠戴在自己的头顶上,这位就是万蛇王庭的无冕之王。
  
  暗月将军看到了苏科布,对于他非常尊重。
  
  “神眷之人苏科布。”
  
  “我行走过很多地方,曾经去过苏因霍尔的护火城,可惜没能见到腥红女神的眷王。”
  
  “我也曾前往过日出之地的灯火城,遗憾的是伊瓦神巨像已经坍塌了,更遗憾的是我同样没有见到使徒奥兰。”
  
  前面尽是遗憾,后面就迎来了转折。
  
  正是因为这些遗憾的铺垫,所以显得这一次普通的会面变得不一样了。
  
  也用这些普通的言辞,承托出了暗月将军对面前之人的推崇,对于这一次会面的重视。
  
  “但是这一次。”
  
  “我总算是圆了自己的梦了,因为一位活生生的神明眷者就站在我的面前。”
  
  暗月将军很风趣,这个时候不太像是一个久经战场的将领。
  
  虽然他言语很尊崇,不过苏科布觉得。
  
  他尊重的不是苏科布神眷者的身份。
  
  而是苏科布拥有的力量,或者说他背后神明所拥有的力量。
  
  一番拉近关系的推崇之言后,将军开门见山的说道。
  
  “你一定觉得我是个野心家,一个为了夺取权力而不顾一切之人,一个欺凌孤儿寡母夺取了这个国家之人。”
  
  “是吗?”
  
  将军看着苏科布,正当让人以为他要为自己辩解的时候。
  
  他却说道。
  
  “没错,我就是这样一个人。”
  
  “我就是一个野心家,我就是为了夺取权力不顾一切,我就是从一个孤儿寡母的手中夺取了这个国家。”
  
  “但是我想要说的是,这个国家需要的不是什么好人,需要的不是一个道德上的圣徒。”
  
  “万蛇王庭已经到了风雨飘摇之际了,他需要一个人或者一群人来强有力的支撑住它,之前的王已经证明了他不可以,而一个小孩更不可以。”
  
  “所以我站了出来。”
  
  “只要能够挽救它,只要能够对这个国家有好处。”
  
  “不论用什么手段,不论用什么样的办法,我都会去做。”
  
  苏科布再次肯定了自己之前的判断,这的确是一个充满了魅力的将领,他的一言一词都能够打动人心。
  
  哪怕他在说着那些背离道德的言论的时候,都让人觉得他好像说得很对一样。
  
  虽然话里肯定有冠冕堂皇的部分,但是当一个人真的这么去说又在这么去做的时候,就感觉完全不一样了。
  
  不过苏科布对于这一切并不感兴趣:“将军!”
  
  “我只是一个局外之人,一个脱离于现世之外的巫灵,我们从来不插手这种事情。”
  
  “所以我怎么想,我怎么看。”
  
  “并不重要。”
  
  暗月将军看苏科布不接话,感觉到了面前这个老头不好对付。
  
  他让侍者上了酒和点心,然后亲自给苏科布斟满。
  
  等到气氛缓和了很多之后,便直接开始说起了关于这个国家的事情。
  
  “万蛇王庭建立起国家的时候很晚,至少相比于苏因霍尔要晚很多,部落纷争的时代延续了好几百年,是万蛇之王统一整个牧兽平原,建立起了这个伟大的国家。”
  
  “想一想,距离如今已经五百多年了。”
  
  “几百年前没有这么多的人,几百年前没有纸,几百年前没有这样多品种的农作物,也没有这样多的权能者。”
  
  “几百年前的人无法想象现在的一切。”
  
  “他们无法想象蛇人工匠和工坊能够制造出他们之前难以想象的东西,无法想象苏因霍尔一代代不断涌现出的天才,制造出各种各样的工具,写出各种各样的巨著,爆发出如此璀璨的文明光辉。”
  
  “无法想象一代代炼金师不断向前,无法想象白塔炼金联盟的织机和纺机不断转动,像流水一样制造出布匹的画面,没看到过成百上千的炼金工坊制造出堆满港口的货物。”
  
  “但是在万蛇王庭呢?”
  
  “几百年前的制度,甚至部落时期遗留下来的东西,我们如今还在使用。”
  
  “昔日的王者也不会想到,他的后裔会是如何的堕落。”
  
  说到这里,暗月将军好像有些激动。
  
  “万蛇王庭?”
  
  “早已不是什么王庭了,只是一具腐朽的尸体。”
  
  “它正在腐烂、发臭、生虫。”
  
  “愚昧、愚蠢、保守。”
  
  “我们什么都不去做,我们什么都不去改变,整个世界都在不断向前,只有我们驻足徘徊。”
  
  “无数的底层平民在哀嚎,再怎么种地、再怎么放牧,再怎么捕鱼,也都吃不饱饭,也都生存不下去。”
  
  “年年都在爆发灾荒和叛乱,将老人驱赶到荒野之中自生自灭,将新生儿溺死在河流之中;一次次对外发动战争不是为了夺得什么,只是为了把那些躁动的年轻人送上战场杀掉。”
  
  “这是什么样的世界?”
  
  暗月将军来到了苏科布的面前,看着这位老者。
  
  “该改变了。”
  
  “再不改变,这个国家就完了。”
  
  “我一直都在打仗,不断的将年轻人送上战争,平息了一次又一次叛乱。”
  
  “但是越是这样,我就越看不到希望。”
  
  “几年前,我去了一趟苏因霍尔,紧接着又乘船去了日出之地。”
  
  “苏因霍尔虽然也在衰落,但是它拥有的底蕴是我们不能比拟的;不过白塔炼金联盟的改变,让我看到机会。”
  
  “我在苏因霍尔看到了一样的情况,让我有了感悟;但是只有在白塔炼金联盟,我看到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所以我回来了,我知道该怎么去做。”
  
  暗月将军期盼的看着苏科布:“苏科布先生!”
  
  “你也一定有这种感觉,是吗?”
  
  “这个国家有问题,它需要改变。”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