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朱由检:大明第一败家子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三章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魏忠贤何在?”
  朱由检话音刚落,皇极殿角门处红光一闪,魏忠贤迈着小碎步,亦趋亦步的‘扑’过来,双膝跪在丹陛之前,山呼万岁:
  “万岁爷息怒,内臣生怕误了万岁爷的大事,适才在尚膳监督促,令他们尽快准备好御赐酒食,故而来迟,请万岁爷赐臣失仪之罪!”
  说着话,魏忠贤以头杵地,咚咚作响。
  看看,这才是好臣子的磕头方式,听声响,都比那些读书人的清脆悦耳!
  有如此察言观色、趋炎附势、阿谀奉承的大宦官帮忙,何愁败家不快、败家不成!
  朱由检心情大好,微微点头,温言说道:“魏爱卿平身。”
  魏忠贤赶紧又是一番山呼万岁,三叩九拜后,方才从地上爬起来,毕恭毕敬的垂手而立,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就让朱由检大为宽慰。
  “魏爱卿,你是司礼监秉笔太监,朕有一事垂询。”朱由检看一眼趴伏在地上的那一片文官们,淡然问道:“天子赐酒宴,可算是违背祖训、败坏朝纲?”
  “禀万岁,此事当然算的上是违背祖训、败坏超纲!”
  魏忠贤不卑不亢的来这么一句,把朱由检听的一愣神,脸色渐渐难看起来。
  而那些趴伏在地上的文官们,则一边鄙夷的瞅着魏忠贤,一边暗使眼色,面露一抹微不可查的笑意。
  “陛下容禀,”魏忠贤轻咳一声,缓步上前半步,继续说道:“太祖爷当年,确有为皇帝者,当与民同甘共苦之遗训。
  我大明朝历经两百余载,国运昌盛,历代先皇爷和万岁爷呕心沥血,殚精竭虑,即便身处上位也从未忘记过稼穑之难、百姓之艰,始终不忘与民同苦。
  但是!”
  魏忠贤霍然转身,看向那些面露异色的文官们,冷声斥道:“万岁爷真的是与民同苦吗?试问各位大人,你们是不是我大明的百姓?
  你们每日三餐,哪一顿不是食不厌精,烩不厌细?哪一顿不是山珍海味、极尽奢华?
  就比如你钱谦益,钱大人,昨晚的百年参茸汤,恐怕还没消化完吧?
  大人您早膳时,又是一顿乳鸽肉,搭配一碗母乳,钱大人的肚子里油水儿太多,果然是苦啊,而且还苦的反酸水儿吧?苦的只想喝一碗陛下恩赐的小米粥,适当的清淡清淡?”
  丹墀以下,文官们噤若寒蝉,尽量将自己的头脸藏于袍袖之中,生怕被魏忠贤这个大宦官‘点名批评’。
  朱由检则暗暗松了一口气,心道:“果然还是要有对手戏……”
  朱由检也不由得再次感慨,以他现在的这点道行,和所谓的人生阅历,想跟这帮在朝堂上摸爬滚打数十年的老狐狸们斗法,还早得很呢。
  这就更加坚定了,他绝对不杀魏忠贤的决心!
  “万岁爷,内臣出言无状,顶撞了万岁爷,请万岁爷降罪!”魏忠贤轻描淡写的将那帮文官们‘弹压’下去,转身跪伏在地,一脸的悲愤之色。
  朱由检微微点头,温言道:“魏爱卿,诸位爱卿,都免礼平身吧。”
  ‘哗啦啦’一阵响,众文臣们纷纷从地上爬起来,面带羞愧的退了下去,规规矩矩的站在丹墀以下。
  只有魏忠贤垂首跪伏,没有起身。
  朱由检轻咳一声,问道:“魏爱卿,可以平身了。”
  魏忠贤以头杵地,带着悲声说道:“内臣有罪,罪该万死啊万岁。”
  “万岁爷,内臣回忆当年,再看看当下,想起自己这些年的荒淫无度、奢侈浪费,简直罪该万死啊……”
  这个魏忠贤,不愧是史上有名的大宦官、大弄臣,这表情、这声调、这情态,拿捏的可真是到位至极!
  朱由检心里大为宽慰,觉得身边能有这样一位大宦官,败起家来,简直就是如虎添翼啊!
  “魏爱卿不必自责,列位臣工们也不必自责,”朱由检淡然说道:“想我大明疆域辽阔,物产丰厚,岂是咱们一顿饭就能吃穷的?”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