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朱由检:大明第一败家子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五章 朕有个生财之道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来人,把魏忠贤给朕喊来。”朱由检随口吩咐下去,拿起一本书,装模作样的读了起来。
  自己是个败家玩意,可该装样子的时候,还是得装。
  怎么说也是一国之君呐。
  一盏茶工夫,魏忠贤就汗流浃背的赶到乾清宫,看样子,这名大宦官还真是个大忙人。
  “万岁爷万岁万岁万万岁……”
  一进门,魏忠贤先是一通跪拜,山呼万岁,就如在朝堂上那样一丝不苟,这就让朱由检更舒服了。
  看看,这就是专业。
  难怪这家伙出身贫寒,目不识丁,却能在短短一二十年内,就爬到司礼监秉笔太监的位置,成为大明朝不折不扣的‘二皇帝’。
  “魏爱卿不必多礼,平身吧。”朱由检眼睛瞅着书本,眼皮都不抬的说道:“朕有一件事,需要跟魏爱卿合计合计。”
  魏忠贤趋步上前,问道:“万岁爷有何吩咐,内臣就算是粉身碎骨,也要办好万岁爷交代的差事。”
  朱由检随口问道:“先帝驾崩,朕心痛失神,张皇无措,所有的国丧事宜都交给魏爱卿和礼部筹办,不知现在如何了?”
  依照大明朝旧例,先皇驾崩,须根据遗诏先立新主,确立大位。
  新皇登基后,同时要为大行皇帝、后宫后妃等上尊号,方可昭告天下,国丧三年,举国皆哀,禁止一切娱乐活动。
  严格来说,在朱由检登基第一夜,便送来四名绝色女子试探、引诱新皇,往大了说,魏忠贤此举被定个诛灭九族的重罪,那也是不冤的。
  因此,一听到‘先帝驾崩’几个字,大宦官魏忠贤登时就慌了。
  果然,这小贼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啊!
  昨晚上,他得了便宜,这会儿就拿出来卖乖,就这一件事,便将一个司礼监秉笔太监捏拿的死死的!
  魏忠贤‘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以头杵地,连称死罪,肉眼可见的,大红锦袍的后背上,很快就湿了一大片。
  朱由检微微一愣,旋即想通其中关节。
  不过,他也没打算就此事追究责任,谁让这大宦官手里大权在握,不但掌握拱卫京畿的京营兵权,此外,监军统兵者,也全是魏忠贤的爪牙;
  此外,因为天启朝时,他的那位皇帝哥哥痴迷于木匠活,大明朝大小官吏的‘铨选’,以及牵涉到国家命脉的营造、珠池、银场、市舶、织造等,尽皆归于宦官提督。
  算了算了,反正自己就是个败家子,大明朝越是混乱,败的也就越快……
  ‘不过,该提防的,还是要防备一二,别让自己的败家大业刚刚起步,先被这帮阉货给弄死在后宫……’
  朱由检思量着,沉吟几声,温言说道:“朕心里明白,魏爱卿为操持新帝登基大典,同时还要主持大行皇帝以及皇嫂们的尊号呕心沥血,辛苦你了。”
  魏忠贤一听,不追究此前的祸事,心中略安。
  “为大行皇帝举行国丧之事,有什么难处,你尽可讲来,”朱由检淡然说道:“可千万不要给朕…咳,千万别给大明朝省银子,能花多少就花多少。”
  魏忠贤赶紧跪下磕头,泣血上陈:“内臣深受先皇遗惠,岂敢在国丧之事上节省银子!”
  朱由检微微点头,好像不经意的想起什么事,随口问道:“当年,太祖爷的国丧事宜,花费了多少银子?”
  魏忠贤略一沉吟,答道:“据一些内廷典籍所载,太祖爷虽说留下遗诏,他老人家的国丧一切从简,但有据可查的花销,大约超过四百万两……”
  说着说着,魏忠贤的声音低了下去。
  一个太监,如此议论大明朝的太祖爷,若是让那些文官清流们耳闻,估计又得加一条诛灭九族的大罪……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