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朱由检:大明第一败家子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六章 这不是生意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不愧是先皇哥哥的宠幸近侍、肱股之臣,并在遗诏中特意安顿让崇祯皇帝善待之,魏忠贤这个大宦官,还真是心灵剔透之人!
  心有灵犀,一点就通。
  朱由检只提了一句,这个大奸臣,竟然就能猜到他想说什么,这种人才,简直就是败家大业的不二人选。
  朱由检再次暗暗叹息,当初那个崇祯皇帝,简直太自以为是了。
  当时,他若是听了哥哥朱由校的遗言,也不至于被‘东林党人’忽悠几句,就开始沾沾自喜,晕头转向……
  “知朕者,魏忠贤也!”
  朱由检情不自禁的赞赏一句,温言笑道:“魏爱卿,此事你就亲手操持吧,朕刚刚登基,也不知道哪些人可堪大用,就只能辛苦你了。”
  魏忠贤心中喜悦,自是感激不尽,免不了又是一番山呼万岁、三叩九拜,痛哭零涕的说道:“万岁爷圣明,为内臣指点迷津,无异于父母之再造啊!”
  “好了好了,起来吧,”朱由检觉得有些肉麻,笑道:“忠贤啊,今后不在朝会上,不必动辄大礼参拜。”
  魏忠贤以袖掩面,哭倒在地:“内臣…奴婢不敢啊!
  万岁爷是一条龙,内臣是一条小虫虫,小虫虫见了真龙天子,内臣这膝盖自己就软了……”
  还一条龙,咋不说杠头花!
  这个大奸臣,不去梨园唱戏,简直是浪费人才啊。
  看看这奴颜婢膝的样子,正是朕败家大业…咳,正是我大明朝的中流砥柱、栋梁之材。
  朱由检摇头苦笑,走上前去,亲手将魏忠贤搀扶起来,正色道:“咱君臣之间,心心相印、心有灵犀即可,虚礼多了,反而显得生分。”
  魏忠贤赶紧搀扶朱由检坐回龙榻,快手快脚的添茶倒水,果然比那些小太监熟练很多。
  “忠贤,先皇国丧之事,就拜托给你了,你先去忙吧,朕稍微歇息一阵。”
  朱由检昨天晚上饮酒作乐折腾大半宿,早上只睡了不到一盏茶工夫就去早朝,这会儿都困得不行,只想赶紧蒙头大睡一场。
  “万岁爷龙体要紧,早该歇息了,”魏忠贤熟练的服侍朱由检躺上龙榻,有些迟疑的说道:“公然出售先皇爷制作的家具,恐怕……”
  果然是大奸臣,这种担责任的事,不得皇帝亲口承诺,他还是有所顾忌。
  尤其是先皇爷尸骨未寒,就要卖掉他老人家的‘手工活’,弄不好,让那些清流言官们胡咧咧一番,便又是一桩诛灭九族的大罪……
  朱由检很理解魏忠贤的顾虑。
  本来,他想着假作不懂,也不明示,让魏忠贤稀里糊涂去变卖先皇的遗物,也好到时候捏拿一二,算是帝王心术。
  不过,想到自己的‘败家大业’,这种坑害队友的事,似乎还是少干为妙。
  于是,朱由检只好欠身起来,正色说道:“忠贤啊,你以这样的心态去做事,是不对的。”
  魏忠贤连忙躬身请教:“奴婢真是该死,这么简单的问题,偏生想不出一个好办法,还要劳烦万岁爷……”
  “首先,你得明白一件事,”朱由检轻咳一声,正色说道:“朕并未让你去变卖先皇亲手制作的家具!”
  魏忠贤似乎吃了一惊,又要跪倒在地。
  这小贼,年纪轻轻的,帝王心术就玩的如此顺溜?
  “不要急啊忠贤,”朱由检摇头苦笑,道:“朕让你去做的,不是让你变卖先皇的家具,而是让先皇爷的恩泽遗惠万民!
  所以,朕才说你心态不对。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