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余乾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547-548章 我们成亲吧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见余乾说着说着又不正经起来,巫汐也习惯了。她也相信余乾的机敏,遂也不再多劝阻,只是回道。
  
  “我知道了,这一两天我就先回天太安去。”
  
  余乾这时才松开自己的怀抱,然后双手捧着巫汐的脸蛋,直勾勾的看着她,“不过在此之前,可以答应我一件事嘛?”
  
  巫汐眼神开始飘忽起来,根本不敢直视余乾的眼睛,左右摇摆的小声问道,“什么?”
  
  “我想去你家看看。”余乾很是郑重的说着,“我的意思是去你真正的家,我想看看你小时候生活的地方。”
  
  这下轮到巫汐再次愕然住了,她没想到余乾会提出这么一个想法,有些突兀,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竟然隐隐的有些欢喜起来。
  
  “为什么?”
  
  “你是我妻子。”
  
  “李念香才是你的妻子。”
  
  “你也是,我说的你指的是巫汐两个字。”
  
  “你是和李念香成的亲。”
  
  “那我们成亲吧?”问句。
  
  “啊?”
  
  “我们成亲吧。”陈述肯定句。
  
  “啊!”
  
  余乾轻轻笑着,摩挲着对方的脸颊,“用你们巫族的习俗成亲,就在这一两天里。”
  
  “啊”
  
  “怎么,不行?”
  
  “我”
  
  “这已经不是你能决定的,我等会就去找林相说这件事。”
  
  “你这太突然了。”巫汐整个脑袋开始晕乎乎的,被余乾这跳跃性的思维给整不会了。
  
  “不突然,我深思熟虑的结果。”
  
  “你就不怕我本人很丑?”
  
  “不怕,我欣赏的是你的内在。”余乾笃定的说着,然后又迟疑一下,“那个,你不会真的是个两百斤的小胖妞吧?”
  
  “呸。”
  
  “那就行了,我这就去和林相说说。”
  
  “这么着急嘛?”
  
  “宜早不宜迟。”
  
  余乾直接松开巫汐的身体站了起来,后者还在晕乎乎的飘着,根本就没反应过来的样子。
  
  最后,巫汐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余乾,“等等,你要去找林相?”
  
  “当然,你父亲在闭关,他就是你的长辈,又是巫国的国相,我理当去找他。”
  
  巫汐一脸迟疑的看着余乾,欲言又止。
  
  心思玲珑的余乾直接看出对方的想法,巫汐明显是在为刚才的事情担心。刚才林相毕竟想夺取余乾的根基,现在又知道余乾的实力不逊色于林相,她又如何不担心。
  
  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这个时候她替谁说话都不合适。她从小到大可以说是被林相照顾长大的。
  
  在心里,林相就是她最亲的亲人,这份感情甚至不逊色于她和她父亲的感情。
  
  但是他又做了对不起余乾的事情,尽管事情没成,但是事实摆在那,余乾就算等会去找他算账,那也是天经地义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她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说话。
  
  余乾再次蹲了下来,轻轻的掐了下巫汐的脸蛋,笑道,“放心吧,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我不会和林相起毫无意义的冲突。
  
  无论如何,他的出发点都是为了你,毫无保留的为你、当然,我生气也是真的。不过这笔账我会先暂时记着。
  
  如果之后但凡他再有任何愚蠢的举动,我都不会再客气的。这次找他只是想跟他谈谈和你的婚事。”
  
  巫汐有些怔神的看着余乾。
  
  “在这等我的好消息。”余乾说完,就这么直接离开屋子。
  
  巫汐坐在原地,久久没有回过神。这短短的半个时辰功夫里,所有的转变都太过突然,突然到遇事沉着冷静的她此刻脑子里也像浆湖一样。
  
  总觉得像是在做梦,但是这梦境又如此的逼真。
  
  余乾说,他现在出去征求自己长辈的意见,他想和自己成亲。然后自己就真的在这乖乖的等着。
  
  所以这一切,真的是真切的事实嘛?
  
  巫汐坐在原地患得患失,她的前半生从来未有过如此的心境。
  
  这种感觉根本无法用言语来描述,一整个人的思维直接被凝固住了一样,有的只是一个念头。
  
  那就在这等着余乾吧。
  
  她相信他,相信他有把一切都处理好的能力。
  
  巫汐抱膝而坐,蜷成一团。微弱的烛火在她的脸上跳跃着。
  
  以前每一次她“上线”的时候,脸上的神情都和李念香有着细微的区别。这也是余乾能瞬间区分出来的原因。
  
  不同于李念香,巫汐总是带着沉重,带着冷酷,她的世界里只有昔日覆灭的巫国两个字。
  
  彷佛整个人生活的意义也是围绕的这两个字。
  
  但是随着和余乾的深入接触,这个点慢慢的又开始发生了改变。人生里又多了两个字。
  
  余乾。
  
  正是这两个字,让她整个人的状态在不知不觉间就发生了细微但显着的改变。
  
  这点朝夕相处的余乾和她自己都没有感觉到。
  
  但是林相却直接感受到了,这次巫汐的回来,直接让他这个对她十分熟悉的长辈感觉到了很大的不同之处。
  
  所以,林相才会如此精准的指出她巫汐对余乾动情了。
  
  此刻,坐在烛火下巫汐,脸上深处的表情多了很多释然和轻松,整个人就这么思绪放空的坐在那。
  
  坐在那等着余乾,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等什么,只是单纯的坚信一点,总会等来自己想要的。
  
  成亲啊。
  
  多么遥远陌生的两个字。
  
  亡国公主的自己真的能再拥有这两个字嘛?
  
  另一边,余乾离开小院之后直接往林相的那个院子赶去,大丈夫一言九鼎,既然决定了说要和巫汐成亲。
  
  那就刚好趁着这个机会在巫汐最重要的地方跟她完成婚事。
  
  对这个冷酷的亡国公主,余乾确实是很喜欢的。成亲两个字也绝非头脑一热的行为。单从巫汐刚才拼死保下自己来看,他就不能辜负人家。
  
  走在路上,脑海里回忆的是和巫汐认识以来两人发生的种种。
  
  很多,很多,多的都要让余乾短时间内无法回忆起全部来。
  
  一小会的功夫后,余乾就遵循着原路来到了林相的小院这边。院门没关,余乾就直接走了进去,半点都不客气。
  
  一进去就看见林相背对着自己倒负双手,稍稍抬头看着天空,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听见身后的动静,林相徐徐转头,表情如旧,依旧阴森着一张脸。
  
  余乾双眼半眯,稍稍作揖,“见过林相。”
  
  林相视线又往后看了一下,并未见到巫汐,余乾是一个人来的。他也没有问对方巫汐在哪,只是这么神情澹澹的看着余乾。
  
  然后,突然就是平地一声雷,林相直接说道,“这一两日,我会组织好你和公主大婚的所有事宜。”
  
  “哈?”余乾直接愣在那。
  
  刚才林相偷听了自己和巫汐的讲话?没理由啊,自己没感觉到被人偷听的啊。不是应该自己向他提出这件事的嘛,怎么给反过来了。
  
  “我巫国的公主不能没名没分。”林相继续澹澹说道,“我不管你和那位大齐长公主的婚礼操办的如何。
  
  既然来了,就照我们巫国的习俗,顺势把你和公主的婚事再操办一下。”
  
  “林相刚才偷听我们谈话了?”
  
  “嗯?”
  
  “没什么。”余乾轻轻一笑,“不瞒林相,我过来也是想和林相说一下这件事的。我想和巫汐成亲,就用巫国的礼制。
  
  我同巫汐认识以来就一起在太安城相互扶持,感情早已深厚。就是林相不说,这件事我亦是会提出来。”
  
  林相顿了下来,显然没想到余乾过来找自己竟然是因为这件事。稍顷,他轻轻点头,“知道了,我会操办好的。”
  
  “婚事不在鹿阳城举行,我想带巫汐回她从小生长大的地方举行。”余乾补充了一句。
  
  “如此也行,我知道了。”林相再次颔首,而后他视线上下打量着余乾,突然问道,“若有早一日,公主身陷令圄,你当如何?”
  
  “自然全力施救。”
  
  “若是要付出巨大的代价呢?”
  
  “再大的代价都会想办法施救。”
  
  “哪怕性命?”
  
  “哪怕性命。”
  
  良久,林相说道,“你和公主的婚礼我会按照国礼来操办。”
  
  说完,林相直接下了逐客令,“没什么事的话你先下去吧,去陪公主。”
  
  “有事。”余乾轻轻笑道,“正事说完了,在下还有一件私事要同林相说。”
  
  “何事?”
  
  余乾抬头望天,然后直接冲天而起。这块区域都被一个隐匿性的阵法所包裹住。余乾半点没有破坏阵法,直接以巧力闯出阵法,然后直接飞到高空之上。
  
  院子里的林相紧锁眉头的看着冲天而起的余乾,他想了想,亦是飞身而起。
  
  高空之上,余乾和林相两人相对而飘立。底下那偌大的鹿阳城已然成为一个方块状的小区域。
  
  “何事?”林相出声问道。
  
  “林相方才对我所为,我都知道。”余乾澹澹出声道。
  
  林相沉默了下来,他自然明白余乾特地来这说,那就只有自己刚才想夺他天赋根基这件事了。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