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唐春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十章 两名同伴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乌珠虽然性子豪爽,在草原上的时候与其他族中男人打闹甚至比武过,但和男人如此亲密的接触,却是不曾有过。再加上对李晨有异样的心思,李晨与她同乘一骑,她竟然红了脸,很拘谨地挺直身子,心跳也不受控制地加快。
  
      王晨当然感觉到了乌珠身体的异样变化,他忍不住露出了得意的笑容,有点成就感起来,但并没有其他特别的表示。他两只手从乌珠身侧伸过,拉着缰绳,喝令大白马跑起来。
  
      大白马在刚才这一会儿间,体力已经恢复了大半,听到李晨的喝令,马上撒开四蹄跑了起来。
  
      此马到底神骏,虽然在李晨驯服的时候耗费了不少体力,现在又两个人坐在上面,但跑起来丝毫不含糊,速度一下子很快了。
  
      风在呼啸着吹来,乌珠那整齐的小辫子随风起舞,落在了李晨的脸上,有些酥痒的感觉。
  
      李晨一只手搂在乌珠的腰上,他能明显地感觉到乌珠小腹处的柔软和弹性。丰满的身体在怀里,身体接触间异样的感觉从接触的地方传来。乌珠腰肢纤细,胸部丰满,李晨搂着她的腰上,手臂随着马儿的跳跃,时不时触碰到乌珠胸前的饱满,这有意无意的触碰,不只让感觉异样的乌珠心跳加快,李晨自己也是心猿意马,身体可耻地起了反应。
  
      还好衣裳穿的多,这样坐着下面和乌珠不是直接接触,不然李晨要羞愧死了。
  
      跑了一阵,乌珠原本僵硬的身子慢慢地放松,并随着马儿的奔跑,很自然地往后靠去,最后整个人都倒在了李晨的怀里。此时两个人心思已经全都不在跑马上,而在身体的相互接触上,最终李晨稍稍拉紧了缰绳,让大白马慢慢跑。
  
      大白马也很通人性,放慢脚步,慢悠悠地走去,还故意走到一处背风的山坡后面去。
  
      马上的两人,耳鬓厮磨,心里的感觉与早几日完全不一样。
  
      不过两人的感觉却是很不相同,李晨只是一种**的心理,基本不带感情。而乌珠却不一样,对英雄的崇拜情结让情窦初开的她,心绪起伏不定。只不过她牢记着哥哥娑葛的吩咐,在汉人面前要矜持一点,不能和在草原上一样。如果不是记着这样的吩咐,不是怕被李晨看轻的话,她肯定会很主动。
  
      幸好李晨不知道乌珠的心思,不要他要郁闷死了。
  
      他倒是挺希望乌珠更主动,甚至晚上偷偷摸到他的房间里来都没关系。相信这也是大多男人的心态,在面对美女的时候,总希望能得到美女的青睐,甚至投怀入抱的相送。
  
      李晨知道在男女情事上吊胃口这一招,他知道怎么样吊住一个女人的胃口,因此在两个人同乘一骑,相互搂抱着默默地走了一段后,提议回城。正自沉醉在异样情绪中的乌珠,听李晨这样说,倒有点小小的失望,但终于没说什么,听从了李晨的安排。
  
      两人同乘一骑回到城门口的时候,李晨这才下马,让乌珠坐在马背上,他牵着缰绳进了城。
  
      回到刺史府,李晨也把有点不舍离去的乌珠送回她自己的房间,并和正在等待的娑葛告诉了声。
  
      此时王方翼并没回城,李晨回到自己的房间后,并没在房间中多呆,而是再次出门。
  
      刚刚得了匹良马,驯服后没好好乘骑一下,他怎么能安心呆在房间里?
  
      当下骑了马,飞快出了城,往刚才与乌珠一起跑马过的草场上而去。
  
      汉朝时候,肃州一带还是匈奴的领土,霍去病率大军打败匈奴后,汉王朝迁数十万汉民到此地居住,渐渐取代胡人,成为当地的“土著人”。如今情况依然这样,肃州一带的胡人比较少,居住的大多是汉人,汉人以耕种为主,许多草场都被汉人开耕拿来种植庄稼了。
  
      不过此地处在祁连山麓,适合耕种的地方并不多,肃州城外,依然有大片的草场,但汉人并不喜欢放牧。此时的草原上,放牧的人几乎没有,到处是枯黄的牧草在随风摆舞。
  
      只有远处,能看到一些行人,李晨没去理会太多,在大白马的长嘶声中,放马奔跑起来。
  
      大白马似乎知道李晨今天是想试试它的能力有多强,因此不需要李晨挥鞭吆喝,立即放开四蹄奔跑起来。大白马的暴发力惊人,远不是李晨原先所骑那匹马可比,很快就把速度提了起来,李晨只觉得风声在耳边呼啸响,衣服被风吹的全都贴在身上,鬢发也很快就被吹乱。
  
      前面出现一条小溪,宽约一丈余,大概四五米左右,河道虽然干涸,但因为长年流水,比其他地面低了一截。大白马在跑到这里时,并没有任何停步的动作,速度也没减慢,直接腾空而起,载着李晨,轻松越过了这条小溪。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