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唐春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十九章 你早些去长安吧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乌珠心思的敏感让李晨有点小小的吃惊,但他并没明确的答应,只说等明天的竞武大赛结束后,再考虑这件事。当然李晨也隐约说了,如今青海形势紧张,大唐与吐蕃之间的战事随时有可能发生,天又将寒了,耽搁在路上,确实不是件好事情。
  
      乌珠听了,有点黯然,但并没说什么。
  
      回到刺史府后,乌珠也就回去洗浴,准备早点休息,而李晨也要去找王方翼说事。
  
      乌珠在与李晨告别房的时候,一副情意绵绵,难舍难分的样子,她轻声对李晨说,明天她还想看看他的马上枪术表演,希望李晨能满足她的愿意。
  
      李晨也自然答应,冲乌珠笑笑后,去找王方翼说事了。
  
      王方翼还未处完所有公务事,但在听到下人禀报后,马上让李晨进去了。
  
      “晓阳,请坐,稍等一会,我马上就好!”王方翼显得很亲切,连对李晨的称呼都改了,以李晨的字“晓阳”唤之。
  
      “王刺史,你先忙!”李晨说了句客套话后,也就在一边坐下,端起下人送的茶,慢慢品尝起来。
  
      王方翼也很快就处理完所余地事,移步到李晨身边坐了下来。
  
      “晓阳,今天你表现非常不错,你的骑射水平真的很出色,某自叹不如!”王方翼呵呵笑着感慨,“你若从军,肯定是一员虎将,有万夫不当之勇。某今日想问你,你是否曾立志从军?如果你想从军入伍,某会给你机会,你愿意的话,可以到肃州边军中来。”
  
      李晨想不到王方翼这么直接,愣了一下,不知道怎么回答。
  
      还好,王方翼又跟着来了一句:“不过我知道,你是准备去往长安,想在长安谋一差事,所以不会考虑加入边军序列中,对吗?”
  
      “确实是这样!”李晨略略有点不好意思,“师父临终前,嘱咐了我一些事,让我去长安。他也希望我能到长安闯出点名堂来,不要辜负了他多年的心血培养。所以,我只能让王刺史失望,不能现在就入伍从军,保家卫国了。”
  
      “这并没什么好奇怪,”王方翼摆手笑笑,示意李晨不要纠结什么,“你文武双才,让你从军,戍边守卫,也太浪费人才了。某已经写好了举荐信,今日就交给你,你什么时候去长安,可以持此信,去面见吏部裴侍郎,相信他会礼等你的。”
  
      王方翼所说,从案前拿过一封信,交给了李晨。他又告诉李晨,他在另外写给裴行俭的信中,已经将情况说了一下。
  
      “晓阳,我认为,你不必等突骑施使团一起走,你先一步启程,去长安,或许裴侍郎已经在翘首期盼你去拜访他了!”在李晨接过信后,王方翼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王方翼在写给裴行俭的信中,已经详细介绍了李晨这个人,说此少年郎可堪大用,加以栽培,或许又是一个李药师或者徐茂公般的人物。他希望裴行俭能好好评鉴一下此子,给予其一些提携。
  
      王方翼和裴行俭都是爱才之人,他们也是甘愿当伯乐的人,那些看上去聪慧有潜质者,他们当然不会轻易放弃,会给予一定程度的关注。
  
      这关注程度,或许很让人吃惊。
  
      李晨没想到王方翼竟然让他早些去长安,不必等突骑施使团,这让他挺意外,当然也挺欣喜,只觉得一件原本有些难办的事,不费吹灰之力就解决了。不过他并没马上表态,而是很圆滑地回了句:“非常感谢王刺史的垂爱,小子不胜感激。我回去后,也会好生想一下,如果可以,会尽早启程去长安。其实,如果没有这几天的意外,现在我可能已经抵达甘州了。呵呵!”
  
      “那是我耽搁了你的行程,”王方翼也跟着呵呵笑了两下,又马上意味深长地说了句:“你抵长安后,可以持某的信,去找裴侍郎,你可以与他说说青海之事,毕竟他曾到青海领军,要是再有战事发生,说不定他依然会再回到青海。一些事,与他说,或许再有用!”
  
      其实有一点王方翼不能和李晨说,那就是现在安西境内并不平静,朝堂上已经传出声音,准备让他去任检校安西都护。这是裴行俭推荐的,想必朝廷会批准。
  
      离开肃州,前往安西,虽然与吐蕃人依然会接触,甚至会交手,但青海的战事,将与他远离,他位被他尊为师长的侍部侍郎,比他更希望得到更多关于青海的消息,愿意与人讨论更多的青海战况。
  
      李晨在青海之事上有着与众不同的观点,许多观点让他惊叹,他希望李晨能早点去长安,和裴行俭有多一些的交流。很可能,这两个人之间的交流,能给大唐带来一些意外的惊喜。
  
      王方翼有点高看李晨,但他坚信,他并没看错这个少年郎。他与裴行俭一样,曾研习一些“占卜”之术,对冥冥之中许多没办法用理由解释清楚的事,还是比较相信的,李晨这个他没办法弄清楚来历的少年人,说不定能给大唐带来巨大的变数。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