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军列阵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一章 菩萨和名字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有人说善无大小之分,恶亦然,因为大善小善都是积德,大恶小恶都是业障。
  菩萨听了这话就着急,她说善恶怎么会不分大小呢,一就是一,二就是二,还有三四五六七。
  菩萨不太会讲道理,因为她是个不一样的菩萨,菩萨说她觉得,善啊,恶啊,大大小小啊,大概就是......
  善之小大,一为知冷暖,一为救苍生。
  恶之大小,一为众生苦,一为损人言。
  菩萨说的就一定是对的,没有人怀疑。
  菩萨就在南山村,整个云州,九九八十一县的人全都知道,三岁小儿也能说出菩萨叫什么名字。
  这天下,如云州这样的地方据说有三十六个,其他三十五州,不知有没有这样的菩萨。
  菩萨在的时候,却没有人来找她帮忙,倒是时不时有人来,放下些东西就走,门都不进。
  菩萨家门口每天都会有新的礼物出现,有柴米油盐,也有绫罗绸缎。
  穷人放下鸡蛋,富人放下金银。
  菩萨什么都不要,但她怕东西坏了,还动手造了个雨棚。
  谁家里急用些什么,就来这雨棚里取,无需与她说,菩萨说,这棚子里的东西都是善,她最多就是个守善人。
  借走的善也好,还回来的善也罢,都不是她的善,是众生的。
  人们也就成了习惯,今日有人家里缺三尺布,就来棚子里扯。
  明日有人家里缺油盐,便来这里拿了。
  后日有人家里缺金银,用多少就取多少。
  可是啊,那么久了,棚子里的东西非但没有少,一日比一日多。
  于是菩萨家门外就多了个很大很大的仓库,四里八乡的人过来,自己带着饭,盖了三十二天,盖好了就走。
  菩萨说她是守善人,百姓们想着,那么这库,就叫做守善库好了。
  没有人会想,这世上如果没有菩萨会是什么样子。
  那天,菩萨没了。
  田野里,农夫们正在弯着腰干活儿,有人从田间小路上跑过,哑着嗓子喊话。
  “菩萨没了,菩萨没了!”
  农夫们都愣住,然后默默的收起锄头转身回家。
  县城里,街上人不少,商铺林立,有人从铺子门前跑过,喊着菩萨没了,菩萨没了。
  所有的行人听到声音都驻足,所有的商人听到声音都愣住,然后行人回家,商铺关门。
  县衙里,大老爷端坐主位,堂下跪着原告和被告,两拨人因为谁先用水渠浇麦而打起来,打的鼻青脸肿。
  大老爷怒视他们,正要发话,听到县衙大堂外边有人喊菩萨没了,菩萨没了。
  大老爷坐在那好一会儿没有动,要说什么也忘了,只是脸色看起来有些白。
  堂下跪着的人互相看了看,然后彼此搀扶着起来,原告搀着被告,被告扶着原告,两拨人急匆匆的出了县衙往家里赶。
  听到菩萨没了这个消息的人,第一件事都是赶回家里去。
  他们要,回家换衣服。
  无为县的百姓们都知道,菩萨是个爱干净的人,哪怕她已经有一阵子不能动了,卧床不起,连翻身都不能。
  可身上的衣服没有脏过,头发没有乱过。
  去送送菩萨,每个人都换上了早就准备好的孝服,因为很早之前就听郎中说过,菩萨可能不长久了。
  家家户户都给菩萨备了孝服,可没人觉得奇怪。
  菩萨总是要回天上去的,所以人间的郎中医不好菩萨的病,没有人去怪郎中。
  要是在别的地方,你说菩萨是有岁数的,一定会被人笑话。
  可是在无为县,你问菩萨多少岁,随便问,只要不是还没懂事的孩子,都会告诉你,菩萨今年七十六。
  无为县有一百二十七个村子,远近不同,所以得到消息的时间也不同。
  从第一天开始,到第五天,南山村里里外外前前后后,一共来了三十八万人。
  满目皆白裳,人人为孝子。
  可是啊,只有那个今年刚满十四岁的少年郎,才能一只手抱着菩萨的送行罐,一只手扛着孝子幡。
  每个人都管这少年叫幺儿,因为他是菩萨的幺儿。
  菩萨这一辈子,一共收养了好几百个孩子,从十四年前年前开始,那时候菩萨头发才刚开始白。
  那年,菩萨的四个儿子先后战死疆场,老大官至四品将军,麾下人马一千二百,个个都是精锐中的精锐。
  老二是无惧营的校尉,无惧营里没孬种,个个都是最好的斥候。
  老三不会武功,可是学了一身医术,在军中被人称为夺命先生,是和阎王夺命的人。
  要说地位,老四最没出息,因为他只活到了二十一,才是个什长,那一天啊,他一人断后,杀敌六十九。
  将军却亲自出营,召集三百人为敢死队,抢回了他的尸体,在那尸体中,剜出来的箭头有一百六十一。
  菩萨的孩子都没了,菩萨在那一天成了菩萨。
  云州是边疆,边疆多战事,边疆多孤儿。
  菩萨那年已经六十二,她开始奔走他乡,有孤儿无可活命,菩萨就领回去。
  丈夫在四子战死之前,就已死在关外,菩萨才刚刚给丈夫立了衣冠冢,又给四个儿子立了坟。
  很多人都说菩萨太苦,所以上天眷顾,让菩萨活了七十六岁,人间少有。
  只有极少的人说菩萨救人太多,和阎罗争命,阎罗很生气,所以罚她多活十四年,日日夜夜,念及亲人便是煎熬。
  两年多前,菩萨说自己养不动了,只再养活一个就好,于是这少年便有了活命。
  出殡的这天,少年走在棺木前,没有低头,没有含泪,甚至脸上都没有沉痛。
  人群中有人窃窃私语,说这幺儿没感情,怎么能毫无悲意?
  少年听到了,却不辩驳,只是默默走路。
  坟是他选的位置,很早之前就选好了,倒也没什么难选的,在菩萨丈夫的衣冠冢旁边。
  坟坑已经挖出来,壮年汉子抬着棺木往下放,少年就跪下来磕头,一个一个的磕,磕的额头发红,可还是没落泪。
  等到丧事办完,终于有人站了出来,指责那少年不够孝敬。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