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军列阵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二章据说是座太平城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北野军大将军拓跋烈当初一战击退外敌,杀敌七八万,名声大振,玉天子龙心大悦,一道旨意,就把拓跋烈封为北野候。
  又过了几年,拓跋烈上奏玉天子说,他在云州境内,数年间剿匪近十万,肃清云州匪患。
  玉天子龙心又悦,一道旨意,把拓跋烈封为北野王。
  可是大将军拓跋烈从不以北野王自居,行事沉稳,军纪严明,百姓们都说,云州有拓跋大将军在,便是铜墙铁壁无人可欺。
  就连娄樊人都说,大玉若无拓跋烈,娄樊铁骑,早已饮马兰江。
  大玉王朝的都城就在兰江不远处,名为歌陵。
  云州城里,许多地方都有当年那一战侥幸活下来的伤兵,做些小买卖度日。
  林叶到云州的时候已是婆婆过世两月之后,这么远的路程,一路走走看看,让他心里不得不生出诸多感慨。
  城门口的守军士兵看着这个模样很漂亮的少年郎,一直看着,但并不是因为他漂亮才看着。
  为首的那个什长伸着手好一会儿,已经显得尴尬了,可那少年好像还是没明白什么意思。
  于是什长咳嗽了几声缓解尴尬:“不知道我伸着手是什么意思?”
  林叶看着那只手,想了想,眼睛一亮,像是懂了。
  见他眼睛一亮,什长都松了口气,心说这个家伙总算是懂了。
  于是,他看到了林叶抬起手,很愉快的在他伸着的手上拍了一下。
  什长眼睛瞪大了看着林叶,一身布衣,虽然干净但也不值钱,一个草帽,比衣服还干净些,值钱的大概就一把伞和一头驴。
  他想着,后边排队的人太多,当众要驴,大概不好。
  于是指了指林叶的伞,没有钱怎么了?要想进云州城,雁过都得拔毛。
  林叶沉默良久,脱鞋,从鞋子里倒出来很小很小的一块银子,不舍的放在什长手心里。
  什长皱眉,他问:“我现在不想知道你是不是一直装傻,也不想知道为什么你宁愿给我银子也不给那把破伞,我他妈就想知道,你硌脚不硌脚。”
  林叶重重的点了点头:“硌。”
  什长瞪着他说道:“硌你还藏?”
  林叶道:“那是我唯一的一块银子。”
  什长楞了一下,叹道:“真是个可怜的孩子,好在你遇到我。”
  他指了指林叶的手:“来。”
  林叶把手伸出去,以为那家伙要把银子还给自己,结果什长在他手上很带劲的拍了一下。
  什长:“要努力哦!”
  林叶道:“你真是一位菩萨。”
  什长道:“菩萨,得收香火钱。”
  林叶快步进城,他只想尽快把这话从耳朵里甩出去,因为他心里的菩萨,不收香火钱。
  他看起来漫无目的的走着,他要仔仔细细认认真真的看看这座被称为太平城的大城,因为他大概要有很长一段时间都生活在此处了。
  他怀里揣着县令大人给他的举荐信,如果他刚才把那封举荐信取出来给什长看看,那什长也会对他客客气气,一个钱也不敢收他的。
  因为县令大人要举荐林叶的去处,在这云州城里算是极有地位。
  可林叶不打算去,最起码最近一段时间不打算去。
  看似随意选了一家路边卖饭食的摊位,要了一碗鸡丝热汤面,一小碟腌芥菜。
  吃饭之前他打开包裹,取出来一双筷子,一把木勺,
  卖面的那中年大叔看了他一眼,眼神里有些鄙夷,那眼神里的意思大概是觉得林叶穷讲究。
  林叶用自己带的餐具吃饭,这一幕也被旁边那桌吃饭的几个年轻人看到了,那几人嘀嘀咕咕了几句什么,然后就肆无忌惮的笑了起来,林叶听到了其中有穷酸两个字。
  这几个人都是城中的泼皮无赖,每日都在这几条街上各处吃霸王餐。
  林叶听到了他们的嘲笑声,丝毫也不在意,但他低头吃了一口面后,却微微皱眉。
  鸡丝分量不算少,但切肉丝时候刀法不对,顺着鸡肉纹理切,肉丝就显得有些硬,不好咀嚼,发柴,易塞牙。
  葱花放的太多了些,冲淡了面汤的香味,这一碗面,唯一让林叶满意的就是那三片薄如蝉翼的白萝卜。
  这三年来他为婆婆做饭,精细到了极致,连自己的嘴巴也喂的刁了,除此之外,他还有些许的洁癖。
  于是他想着应该寻个住处才对,最起码要能做饭,外边的东西着实不好吃。
  即便嫌弃,他还是把面吃的干干净净,连面汤也喝了,因为婆婆说过,浪费可耻。
  吃过饭,借了些清水洗干净自己的筷子和勺,每一个动作都很认真,完全不符合他的年纪,像是个一丝不苟的老人,那位被称为菩萨的老人。
  林叶把伞打开,钱袋子在伞里藏着,拿的时候哗啦哗啦响,显然银钱不少。
  卖汤面的大叔脸色都变了,连忙过去用自己身子遮挡住林叶,压低声音道:“你快走吧,小心些。”
  林叶谢意的看了大叔一眼,收拾好东西,牵上他格外喜欢的那头小毛驴离开。
  才走了没多远,那几个泼皮无赖随即跟了上来。
  为首的那人二十六七岁年纪,叫高恭,后边跟着的那几个人都是他手下,一个叫宋富喜,一个刘大发,还有一个叫赵财。
  “小兄弟,你等等。”
  高恭上前,一把搂住林叶的肩膀:“小兄弟是外乡人?第一次来云州城吗?”
  林叶侧头看了看那只落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微微皱眉,轻微的洁癖让他有些难受。
  他问:“这位大哥,有事?”
  高恭笑道:“我们兄弟几个最是好心,见你是外乡人,便愿意为你带个路,你想去什么地方只管说,云州城没有我们不熟的。”
  林叶道:“我想找一家便宜的客栈,偏僻些没关系,请问你们知道吗?”
  高恭笑道:“都说了,没有我们不熟悉的地方,偏僻的地方我们更熟啊,走,我带你去。”
  林叶道谢,那高恭道:“谢什么,我看你有眼缘,以后就是朋友了,朋友之间说谢谢多生分。”
  他搂着林叶的肩膀往前走,那几个手下随后跟着,都是嘴角带笑。
  卖汤面的大叔脸色担忧的看着,可是却无能为力,最终也只是一声长叹。
  林叶跟着那几个人走,穿大街进小巷,然后就被那几人堵住了。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