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军列阵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三章 第二件事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卖汤面的大叔姓陈,大半生谨小慎微的活着,因为太老实所以人生几十年大概都是悲剧。
  原本有婆娘有孩子,他太心疼自己女人,从不愿让女人陪着自己去出摊卖饭,觉得风吹日晒的是受苦。
  女人在家操持,本也算正常,可不正常的是,他女人有一天竟是跟街坊一个光棍跑了。
  他不理解的是,那光棍可丑了,还特么是个出了名的懒汉,怎么自己婆娘就瞎了眼?
  丢下了他和五岁的儿子还带走了所有的钱,他虽然悲愤,可能有什么办法,总不能带着儿子去追。
  结果过了几年后那婆娘又回来,哭着喊着说自己错了,祈求原谅,还说自己在外边过的不好,长期被那懒汉打。
  老陈一心软就给答应了,可是他儿子却不答应,父子俩大吵一架,十来岁的儿子一气去了姑姑家。
  他妹听说之后,带着人过来要教训一下那女人,结果还是老陈拦着,说打人不好。
  他妹一气之下也走了,还说儿子不能让你带,你是个窝囊废,跟着你,儿子早晚也是个窝囊废。
  他儿子一走就是五年,到现在一次都没有回来过,而他那个婆娘只在家里住了两天,就偷了他所有积蓄又跑了。
  想想,那女人回来就是偷钱的,哪里是什么幡然悔悟。
  老陈算是什么也没剩下,女人走了,两次带走他的积蓄,儿子走了,不认他这个老子。
  别说儿子,他妹妹也不和他来往,亲戚朋友们说他废物,逐渐都没了走动,就好像犯了大错的那个人是他。
  以至于老陈多了句口头语......我也想不到啊。
  街坊四邻那些心思不好的人总拿这事取笑他,他也总是憨厚一笑说一声......我也想不到啊。
  他想不到的事情多了,比如林叶。
  林叶不是随意在他那坐下来吃饭的,而是林叶在挑选后特意选择了他。
  原因很简单,就是高恭那几个泼皮正在老陈摊位上吃饭,那些家伙吆五喝六,就差把我不是好人的标签贴脑门上了。
  林叶跟着老陈回到家里,这家看起来很旧,但并不破,院子里收拾的干干净净,甚至有些过分的干净。
  一个独居的男人,墙角没有蛛网,院里没有杂草,家具一尘不染,被子整整齐齐。
  林叶想着老陈一定是有什么问题,这些臭毛病,居然和自己一模一样......
  林叶伺候婆婆三年,婆婆不喜邋遢,所以他做事向来精细。
  也许是天意吧,所以碰到了老陈,那就暂且在这住下来好了。
  林叶打量了一下这个院子,正房三间,左边配房两间,右边厨房两间。
  “租你的房子,一个月多少钱?”
  林叶问。
  老陈也是第一次,哪里知道应该要多少,想着多少也是个收入,白天还有人给自己看个家,所以就随意说道:“一个月就一百制钱,如何?”
  林叶点了点头:“可以。”
  他打开包裹,把钱袋子取了出来数钱。
  老陈觉得自己可能是眼花了,下意识揉了揉,因为他发现林叶的钱袋子怎么变得那么大。
  之前在摊位的时候他看过,林叶的钱袋子半满,现在这个钱袋鼓的好像钱要往外溢一样。
  可能是看出来老陈眼神里的惊讶,林叶随意的解释了一句:“是刚借的。”
  他把钱数出来五百个,串好递给老陈:“房钱,五百。”
  老陈一喜:“你是要住五个月?”
  林叶摇头:“你家里一共有七间房子,正三房间和厨房两间,我都租了,这是一个月的钱。”
  他指了指剩下的那两间配房:“你住那。”
  老陈都懵了。
  却见林叶又取出来五百钱递给他:“那是房钱,这是委屈钱,毕竟这是你家。”
  老陈:“这......”
  林叶把自己的东西放好后对老陈说:“我约了人,大概出去一个时辰左右,请你把东西收拾好,我回来后应该会有些累,想直接睡一觉。”
  说完也不管老陈什么反应,直接走了。
  “是个傻的,哪有人主动多给一倍的钱。”
  自言自语了一句后,老陈就跑去收拾房子了,既然答应了,那就要在林叶回来之前把正房腾出来。
  大概两刻之后,林叶回到了那条巷子里,就是他被堵住的那条巷子。
  此时此刻,巷子里不止有高恭他们几个,还多了七个人,显然是高恭把自己小弟全都喊来了。
  所以林叶眉头皱起来,他不是怕,也不是气,而是略有不满。
  “全部了?”
  林叶问。
  高恭:“我尼玛,太他妈猖狂了,兄弟们,列阵干他!”
  其中一人道:“大哥,又列阵?”
  高恭道:“我他妈的说过了,没听过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吗!”
  宋富喜一脸无奈:“大哥,听是听过,可那是什么意思啊。”
  高恭道:“这你都他妈的不懂,临兵就是打仗,斗者就是干架,打仗与干架之前,都得先有阵型。”
  他对手下人喊道:“这个家伙打架就会打人鼻子下边,听到他喊人中的时候,避开就行了,对了,还得小心他抠肚脐眼!”
  喊完一招手:“上吧兄弟们!”
  林叶看了看对面这群人,还真摆出来个奇奇怪怪的队形,心想着云州城里的泼皮无赖还有那么点意思。
  下一息,林叶在脑子里把自己所练的那些在脑海里想了一下,然后出手。
  “灵虚!”
  “神封!”
  “期门!”
  “不容!”
  随着林叶一声一声轻叱,中招的泼皮无赖一个一个蹲了下去,同样的一边剧烈咳嗽一边呕吐。
  有两个在瞬间就丧失了战斗力,而且每个中招的看起来脸色都憋的青紫。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