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军列阵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四章 小师弟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老陈领着林叶往武馆那边走,一边走一边说道:“那严洗牛脾气古怪,你不要惹他生气。”
  林叶一边走一边漫不经心似的问道:“有多古怪?”
  老陈道:“我听说,他所交往之辈多怪人,有瘸子,也有瞎子,而且他还嗜酒如命,又贪财。”
  林叶有些不懂了,他问我:“既然如此,为何你儿子也去了严师傅武馆里练功?”
  老陈道:“听闻严洗牛和咱们云州城的总捕有些关系,所以衙门里多有照顾,去他那习武,也就少些麻烦。”
  他往四周看了看,然后压低声音说道:“有两家武馆被泼皮上门要钱,那武馆的师父说是练的一身本事,还不是被那些泼皮一顿砖头放倒,挨了打,可惨了,照样免不了给人家拿银子。”
  林叶这才懂了老陈的好意,是觉得去那严洗牛武馆里,最起码不至于被泼皮欺负。
  他们到武馆门口的时候才天亮,门吱呀一声响了,两个和林叶年纪相仿的少年恰好打开院门。
  其中一个看起来眉目有些冷峻的少年一眼就看到了老陈,眼神明显变了变,有惊喜一闪即逝。
  但是很快,那少年脸色就变得难看起来,眉宇之间也多了些厌恶。
  老陈反应也很大,张了张嘴没敢说话,迟疑片刻后转身快步走了。
  林叶大概猜到了这少年是谁,心里难免有些感慨,父与子之间,见面竟是这般反应。
  另一个少年看起来胖乎乎的,脸上的肉白里透粉,让人看了就有一种捏一捏的冲动。
  “你是谁?”
  那小胖子问了一句。
  林叶抱拳道:“我叫林叶,特意前来拜师。”
  那小胖子听到这句话眼睛立刻就睁大了,声音很低且急促的说了一句:“拜个屁,赶紧走。”
  然后就是砰地一声,门被他关上了,差点撞到林叶的鼻子。
  林叶一愣,然后就听到院子里有人说话,像是在问门外是谁,那小胖子说不知道谁家的猪跑来讨水喝。
  林叶还没走,门吱呀一声又开了,一个看起来颇为强壮的中年男人出现在林叶面前。
  看起来此人大概四十岁左右年纪,额头上有一条明显的刀疤,脖子上也有一条,看着就吓人。
  这人看起来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这是一种极为罕见的浓眉大眼国字脸,还一眼看上去就不像好人的类型。
  “你是干嘛的?”
  中年壮汉问了一句。
  林叶抱拳道:“听闻严师傅武艺高强,素有侠义之名,所以我来拜师......”
  话还没说完,那中年汉子一把拉住林叶胳膊把人拽进门里边,林叶在那一瞬几乎飘了起来。
  此人大步如飞,拉着林叶一溜小跑着跟进院子里,在大概二十名弟子的同情目光注视下,林叶又被拉进了正屋。
  “我就是严洗牛。”
  中年壮汉拉开抽屉,取出一张纸和一个印泥,拉了林叶的手在印泥上按了一下,又在那张纸上按了一下。
  “学徒最少三年才能出师,出师不准在相邻街道上开武馆,出师之后赚的第一笔钱要给师父,也就是我。”
  严洗牛把纸和印泥收回抽屉里,朝着林叶伸手:“三年学费一共三十两,可以半年付一年付也可以一次性付清,给钱吧。”
  林叶问:“这就算收下我了?”
  严洗牛道:“契约上写好了的,你反悔也不行,可以不学就走人,但学费必须补足。”
  林叶道:“刚才那分明是一张白纸。”
  严洗牛:“我一会儿就写。”
  林叶从怀里取出来钱袋子,还没有来得及数,严洗牛一把将钱袋子拿过去,哗啦一声倒在桌子上。
  林叶心说我抢那些泼皮的时候,都没有你这么快,可他要表现的笨拙点,所以就故意装作手慢了些。
  这人仔仔细细的把钱数出来三十两,然后看了看还剩下大概十几两银子,于是站直了身子面对林叶说道:“三十两不包含住宿,你要在这住吗?”
  林叶一把将银子抢回来:“不用。”
  严洗牛眼睛一亮,脸上的表情是,妈的居然还有人能从我手里把银子抢回去。
  可他倒也没多纠缠,拉着林叶走出门外,朝着院子里的人喊了一声:“都听着,这就是你们的小师弟了,以后都照顾一些。”
  说完后一脚踹在林叶屁股上:“练功去吧。”
  然后他一转身回了屋子里,砰地一声把门关上,再然后就听到屋子里再次传来数钱的声音。
  林叶听着那钱发出的悦耳声音,在心里感谢了一下那几个赞助他学费的友好人士,排名不分前后。
  之前那个把林叶关在门外的小胖子摇着头走过来,到林叶面前后叹道:“救都救不了你......我都关门了,关门你就走啊。”
  林叶看了看这个小胖子,很随意的回了一句:“谢谢。”
  小胖子是个热情的性子,笑着说道:“也算是我们的缘分,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师兄弟了。”
  林叶却和他性子相反,依然是随意的叫了一声:“师兄。”
  小胖子抱拳回礼:“我叫莫梧桐,在这武馆里排行十七,你可以喊我莫师兄。”
  他指了指不远处那个虽然年纪不大,但已有三分冷傲气质的少年:“他叫陈微微,排行十八,是你陈师兄。”
  这时候一个七八岁的孩子跑过来,左手拿着半个馒头,右手拿着半个鸡腿,笑呵呵的对林叶说道:“我叫宁株,排行二十三,你以后叫我宁师兄。”
  林叶觉得有些接受不能,自己要管一个比他小一半的孩子叫师兄?
  可他来武馆是有重要目的,所以劝自己先忍了吧。
  于是问了一句:“是小师兄?”
  宁株摇头,指了指远处:“他才是你小师兄,排行二十四,你二十五。”
  林叶顺着他指点的方向看过去,见不远处的用于练摔跤的沙地上,一个看起来三四岁左右的小男孩蹲在那撒尿呢。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