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军列阵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五章 两个怪人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莫梧桐领着林叶熟悉这里环境,林叶发现,唯独老陈的儿子陈微微一个人还在那里练功。
  莫梧桐道:“你看你陈师兄多勤奋。”
  于是林叶多看了一眼,微微点头:“确实。”
  莫梧桐道:“他那其实都不是勤奋,他是变态,他身上的伤比我们所有人加起来还多一倍都不止。”
  林叶问:“他最强?”
  莫梧桐摇头:“那倒不是,大师兄最强。”
  林叶道:“我听闻师父是老兵出身,还曾参加过无数大战,所以一定武艺高强吧。”
  莫梧桐楞了一下,然后用一种孩子啊你真的是入世未深的眼神看着林叶。
  他问林叶:“外乡来的吧?”
  林叶道:“师兄怎么知道?”
  莫梧桐叹道:“本地人谁上这当啊。”
  林叶心里一动,立刻就问了一句:“师父不是老兵吗?”
  莫梧桐回答:“是,怎么会不是,以后你就知道了。”
  他在大树下的摇椅上躺好:“歇会吧,武馆就这么大,也都看过了,师兄们你也都认识了。”
  林叶嗯了一声,却没有休息,转身朝着陈微微那边走过去。
  到陈微微身边后,林叶客气的叫了一声:“陈师兄。”
  陈微微看了他一眼,眼神里有一种厌恶,不浓烈,可冷冰冰,就显得这厌恶足够拒人千里。
  林叶讨了个无趣,倒也没有计较,自己到一边扎马步去了,若不是因为老陈的缘故,以林叶性格,哪里会主动与谁靠近。
  陈微微看了看林叶的马步姿势,眼神里又闪过一丝轻蔑,然后就没有再多看一眼。
  大概一个时辰不到,武馆的大门砰地一声就开了,显然是被人一脚踹开的。
  在这一瞬间,林叶就看到师兄们好像兔子一样跳起来,装模作样的开始练功。
  连八岁的宁株和四岁的薛铜锤都开始打拳,一个看起来颇有章法,另一个就是在那卖萌。
  身材苗条一身长裙的师娘扛着师父严洗牛进门,居然脸不红气不喘。
  “一个不留神就敢跑去那死酒鬼铺子里喝酒,老娘真是给你脸了。”
  一边说着,一边那严洗牛扔了出去,那严洗牛至少有一百七八十斤,落地在沙坑里,砸的沙子都炸开似的。
  严洗牛被摔的痛呼一声,下意识的蜷缩起来,嘴里还喊着:“救我,救我!酒鬼,瘸子,你们都来救我,敌人围上来了!”
  师娘雷红柳本来气鼓鼓的,听到严洗牛这惊呼声脸上又出现了几分心疼。
  “把你们师父抬进去。”
  雷红柳吩咐一声,有几名弟子连忙过来,抬着严洗牛进了正屋。
  林叶看到严洗牛这个样子心里一动,在心里把酒鬼和瘸子这两个称呼记了下来。
  “师娘,师父他没事吧。”
  林叶上前问了一句。
  雷红柳道:“他能有什么事,喝多了耍酒疯,睡一觉就好了。”
  林叶应了一声说道:“师娘,我家里有祖传解酒的方子,要不然我去抓一些药回来?”
  雷红柳似乎是有些意外,看着林叶说道:“你倒是个有心的,不过你师父没什么事,喝多了酒而已,经常的事。”
  林叶道:“酒不解会伤肝,我先去给师父抓一副药回来,回头再把方子写给师娘。”
  雷红柳顿时对这个新来的徒弟印象更好起来,于是笑了笑道:“去账面上支一些钱再去。”
  “不用,我身上有。”
  林叶俯身一拜,然后离开武馆。
  出了武馆后,林叶低头看路往前走,昨天夜里下了些小雨,城中多是土路,路面稍显泥泞。
  师娘扛着那么重的师父回来,脚印会很深,林叶就观察这些脚印,找到了一家看起来很不起眼的酒肆。
  门开着,可以看到一个瞎了一只眼的中年男人坐在里边,在他身边还有一个瘸子,因为那人身边放了个拐杖。
  林叶没敢多注意,如果这两个人也有问题的话,警觉会极高,所以自己稍有不慎就会被发现。
  他发现酒肆对面有一家卖点心的铺子,进去假装挑选,借着机会才多看了几眼。
  恰好那瘸子起身离开,拄着拐杖走了,那酒肆的掌柜也没有起身送。
  林叶拎着点心远远跟着,见那瘸子进了一家铁匠铺子,开门之后就把拐杖放在一边,坐在那继续发呆。
  林叶从铁匠铺子门口经过,过去几步又回来,客气的问道:“大叔,这附近可有药铺?”
  那铁匠看了林叶一眼,随意指了指前边:“走半刻就能看到。”
  林叶俯身道谢的时候看了看那瘸子的腿,心里微微一惊,那裤管下边没有脚。
  林叶解酒的方子是婆婆教他的,婆婆说,她男人以前也喜欢喝酒,所以她特意求来这方子,很管用。
  到药铺后抓了药,药房的先生听他说完后下意识的多看了他几眼,还问他方子是哪里来的,林叶只淡淡的回了一句家传,那先生倒也没再多问什么。
  看起来这药房先生有三十岁左右,很斯文的一个人,林叶出门之后,他看着自己记下来的方子,眼神飘忽了一下。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