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杰夫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三百八十八章 奢侈的对手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学校里,被生起了篝火。
  
  一群人在篝火外起舞,一群人在篝火里起舞。
  
  这是一幅极为荒诞的画面,屠戮者身穿着洁白的长袍,举着滴血的凶器唱着神圣的歌谣。与其说他们是在膜拜,倒不如说他们是在发泄,而这种庄严与肃穆的氛围更像是常用来搭配维恩大酱的面饼,不是因为面饼有多好吃,仅仅是要靠它解去一点咸腻。
  
  在人们发明雨伞之前,其实早就学会了给灵魂盖上雨披。
  
  此刻,在这“欢庆”的人潮中,有一个身穿白袍的人,手里摔着一个古朴的陶罐正在人群中行走,他完美地融入其中,却又显得稍微有些不同。
  
  当他在这群圣火信徒之间穿行了两遍后,马上抱着陶罐来到了外围,进入一条安静的巷道,低下头,加快脚步,快速离开。
  
  就在这时,一个身影出现在他面前。
  
  白袍人抬起头,发现前方男子的脸是一片血红,没有五官。
  
  “你是什么人?”
  
  尼奥伸手,指了指这个白袍人,道:“或许,这个问题应该由我来问你更合适。
  
  白袍人右手继续抱着陶罐,左手则掏出一把手枪,这是一把术法手枪。
  
  “评!”
  
  白袍人扣动了扳机,子弹射出。
  
  在这个夜晚的某些地方,枪声已经是那么的寻常。
  
  尼奥身前出现了一道光明屏障,术法子弹击中屏障后裂开,形成了一片电蛇,这是一把初级术法手枪,使用的是麻痹子弹,其主要作用并非杀伤,而是尽可能地弥补使用者的射击精度低的缺陷。
  
  简单地挡去子弹后,尼奥身形直接出现在了白袍人的面前,左手抓住了白袍人的右臂,光明之火出现,直接融化了其右臂,陶罐随之落下。
  
  尼奥伸手接住陶罐后,另一只手向前抓住对方的脖颈,没再做任何犹豫,直接掐断了对方的脖子。
  
  然而,正当尼奥打算将这个人的尸体带走时,尸体上忽然探出两只灰色的手,抓住了尼奥的手臂,它不带丝毫的攻击性,只是为留下记号,也正因它的无害,没能让尼奥及时警觉。
  
  同时,尸体开始快速自燃,顷刻间就化作了粉末,空气中弥漫出极为强烈的刺激性味道。
  
  手持陶罐的尼奥开始快速后退,身形出现在了后方站着的卡伦身侧,神情凝重道:
  
  “现在给你两个选择,要么现在你赶紧回你的丧仪社睡觉,要么现在就和我一起逃跑,帮我摆脱掉追击者。”
  
  卡伦问道:“为什么你的两个选择不能调换一下顺序?”
  
  “因为我怕你真的会选择回去睡觉!”
  
  卡伦自然是不可能放弃尼奥的,两个人当即携带陶罐快速向城郊进行转移,途中尼奥快速解释着先前发生的情况:
  
  “这件事真的不正常,非常的不正常,我杀的那个人只是个普通人,他身上没有丝毫灵性力量波动,但他的灵魂却早早地被做了手脚,他的身体里也被嵌入了特殊的材料。
  
  现在,我的身上不仅被沾染了粉尘和味道,灵魂上还被打上了一道记号,接着!”
  
  尼奥将陶罐丢给了卡伦,卡伦将其接住。
  
  随即,尼奥身上开始不停闪烁着光明净化的力量,这种感觉如同是用消毒水一遍遍淋涮着自己的身体。
  
  卡伦问道:“清洗掉了么?”
  
  “变淡了,却没完全消失,到底是哪个势力在背后布置出了这么大的一个手笔,你清楚这相当于什么吗,简直就是银行雇佣一群蚂蚁去转运钞票!”
  
  尼奥的比喻很生动,却一点都不夸张,原本尼奥的计划是,先拿到完整的陶罐再将那个手持陶罐的人杀死,带着他的尸体去一个安全的地方“苏醒”后再问话。
  
  可以说,已经做到极为谨慎了,尤其是在察觉到对方只是一个普通人后,尼奥也没想着图省事直接抓活口。
  
  “卡伦,我现在就像是一脚踩进了一个老鼠夹子,而且真的被夹住了。”
  
  “我倒是觉得这个夹子不是为了夹你,而是他们不愿意或者不能让神官来参与这次行动,这才特意安排了普通人来做,但事情又极为重要不能出差错,所以补救以及防意外手段就多加了些。’
  
  “这是一个很奢侈的局。”
  
  “是的,相当奢侈。”
  
  尼奥抬起头,看向空中:“天上没有看见隼骑士,但我猜测他们现在已经出动了。”
  
  大区管理处既然下达了全体神官的静默通告,显然不可能在此时迅速调集出什么人手来,确切地说……尼奥和卡伦本身就属于大区管理处可以调派的人手之二。
  
  所以,今晚的事情如果大区高层真的有参与,那么现在可以方便动手的,就是驻军或者骑士团那里的力量了,因为大家互不统属一个系统。
  
  然而,事情的发展再次超出了尼奥和卡伦的认知。
  
  在二人先前刚经过的后方区域,忽然传来了传送法阵的能量波动!
  
  “干,居然用传送法阵来定位追踪我?”
  
  “队长,来不及去城外了。”卡伦说道。
  
  鹰隼骑士追击的话还需要时间,但传送法阵可是及时就到。
  
  “我现在越来越好奇到底是哪个势力在背后安排这场戏了,家底子真厚啊!”尼奥扫了一眼身后,“去上次的那家照相馆,用那里的传送法阵离开。”
  
  二人马上调转方向,但很快就察觉到后方出现了追击者的踪影。
  
  “不用担心,追不上我们。”
  
  尼奥话音未落,前方通往照相馆的方向也出现了传送法阵的能量波动。
  
  “这已经不是定位了,这是在推算我们的位置,我去解决前面那个,你去阻拦后面那个,如果你被缠上了就来照相馆找我,如果没有被缠上拖延足够时间后你就马上撤出,他们只能定位到我。”
  
  “明白了,中队长。”
  
  卡伦身上翅膀对扇,止住了身形,转身面向原本的后方时,几乎习惯性地想要捏碎那颗阵法珠,但很快就自我制止了,阿琉斯之剑不能召唤出来,因为这可能给自己带来极大的后续麻烦,尤其是在对方来头几乎明示了非常大的情况下。
  
  千魅的身体再度探出,而卡伦脸上也被黑雾覆盖,遮蔽住了面容。
  
  这让正准备摸戒指选择面具的卡伦停下了动作,这只千魅,比自己想象中要聪明机灵得多。
  
  很快,一名身穿着白色盔甲的女人出现在了卡伦面前,面盔之下的眼眶里,是黑黔默的一片。
  
  这时,从女人身体里传来了声音:
  
  “不在他手上,避开他,去取回或者砸毁蜜罐。”
  
  “不,他也是同伙之一,尽可能活捉他。”
  
  这是在商量?
  
  卡伦猛然意识到,这不仅不是盔甲女人自己的声音,而且还不是她体内灵魂的声音,很大可能是她操控者的声音,且操控者距离这里很远。
  
  远程操控傀儡?
  
  其实,往傀儡里加入灵魂或者给予傀儡以自主性其实更简单也更节约成本,反而是这种单纯操控不具备自我意识的傀儡,伴随着距离的拉长,成本也会随之剧增。
  
  盔甲女人眼眶内释放出黄色的光芒。
  
  “我来操控,我来操控,好久没有玩这个了,手痒得很,反正这次差不多算是失败了,让我玩一次,你快让让。”
  
  “好吧,你来。”
  
  盔甲女人眼眶内的黄色光芒瞬间熄灭,紧接着又有蓝色的光芒流转而出,同时举起手臂,盗甲护腕内的小型传送法阵运转,一杆长枪出现在了盔甲女人手中。
  
  虽然先前的经历已经不止一次告诉卡伦这个势力很有底蕴,但刚刚这个召唤出长枪的细节,则进一步夯实了这一猜测。
  
  因为盔甲女人是以传送法阵的方式过来的,所以她为什么不直接带着武器一起过来,反而要用这种方式再传送一下?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