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拉克丝的法穿棒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0000 序章 禁魔国度的魔法觉醒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
  很可惜,奥格莎的调侃并未让拉克丝放松下来。
  “那你是什么时候结束的呢?”拉克丝看起来依旧非常紧张,“不会一直都是这样了吧?”
  “当然不会一直如此。”奥格莎开始给拉克丝讲起了生理卫生知识,“这种事情通常来说每个月会发生一次,不过最开始的时候可能不是很规律,所以我们需要小心一点……”
  “那一次要多久?”听说一个月一次,拉克丝紧张的将自己整个人都包裹在了被子之中,瑟瑟发抖了起来,“我这个样子根本没法见人!而今天——爸爸和叔叔就要回来了!”
  “只要经过一点处理就好了。”奥格莎凑近了拉克丝,伸手拂过了她金色而富有光泽的长发,“不用紧张,傻孩子,我说了,这是非常正常的生理现象。”
  “但故事里不是这么说的!”拉克丝的声音已经带上了哭腔,“故事里说这是邪恶的,我不会要完蛋了吧?”
  “淑女不应该用‘完蛋了’这种粗鲁的词汇。”奥格莎顺势摸了摸自己女儿的小脸,然后帮她捋顺了一下有些炸毛的金色长发,“而且这也和邪恶完全不沾边……来,让我看看,包裹在被子里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
  母亲的抚摸和安慰终于让拉克丝停止了颤抖,在奥丽莎鼓励的微笑中,她终于小心地掀开了被子。
  然而,床上并未出现奥丽莎以为会有的血迹。
  随后,就在奥丽莎疑惑的时候,拉克丝终于大着胆子,向前伸出了自己的双手。
  在拉克丝白生生的小手中,一团光正如精灵一般翩跹起舞。
  毫无疑问的,这是魔法。
  而这也意味着,在禁魔的德玛西亚,禁魔先锋冕卫家族内,直系新一代的唯一女性、冕卫家族的小公主拉克珊娜,在九岁的时候,觉醒了难以抑制的魔法天赋。
  这极具冲击性一幕的让奥格莎忍不住瞪大了自己的眼睛,冕卫夫人惊愕的看着自家女儿手里的光精灵,不可遏制的长大了自己的嘴巴。
  “啊↑啊啊——”
  只能说有其母必有其女——听听,这两位就连尖叫的节奏都差不多。
  ……………………
  拉克丝觉醒魔法天赋的事情被奥格莎隐瞒了下来,她叮嘱拉克丝待在被子里不要动,然后迅速起身,找到了自己的小姑子——也就是拉克丝父亲的妹妹,身为无畏先锋指挥官的缇亚娜·冕卫。
  专业的事情要交给专业的人来做。
  缇亚娜的丈夫正在德玛西亚的搜魔人军团中工作,在奥格莎所能接触到的人当中,缇亚娜恐怕是最能解决这个问题的。
  相较于慌乱的奥格莎,缇亚娜在得到了消息之后并没有表现得太过惊讶,她眯起眼睛思忖片刻后,留下了一句“稍等片刻”便匆匆起身。
  然后,当她回来的时候,一根八吋长的短棍被交到了奥格莎的手里。
  “拿着它,将它交给拉克丝。”缇亚娜如释重负的开口道,“它能吸收拉克丝的魔法,让她像一个正常人一样生活,不必担惊受怕——稍后我们可以用它作为剑柄,为拉克丝打造一柄佩剑,这样就没人会知道她染魔了。”
  “这是什么?”
  奥格莎有些惊奇的打量着手里的这一根短棍,她并没有从这根其貌不扬的短棍上看出什么不同——非要说的话,顶多是上面便于抓握的凸起有些邪恶。
  “光照会的收藏品,可以遏制魔法,但又不会像是禁魔石一样让染魔者陷入疲惫。”缇亚娜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还好它的上一任主人已经去世,以冕卫家族的资格,我们可以暂时借用它,放心吧,它的功能已经经过了上千年的验证,据说在德玛西亚建立的时候,它就已经是‘忏悔者的法器’了,只要拿上它,拉克丝就可以生活的和一个正常人一样。”
  “那真是太好了,谢天谢地!”奥格莎一面庆幸,一面迅速起身,“我得把它快点交给拉克丝——马上皮特就要回来了,不知道这一次贵族会议那边愿不愿意对诺克萨斯那边加大力度……”
  “快去吧。”缇亚娜的脸上也终于露出了微笑,“哥哥回到雄都之后,最希望见到的,一定就是拉克丝无忧无虑的笑容了。”
  奥格莎点了点头,起身匆匆离开,为了掩人耳目,她还特意带上了一些女性的用品。
  然而,今天的冕卫家族注定不会平静。
  当忐忑不安的拉克丝再次见到自己母亲时,她得到了一好一坏两个消息。
  好消息是染魔不可怕,只要带着这根短棍就没事了,短棍已经被做成了剑柄,拉克丝只要佩这柄长剑就可以了。
  坏消息是自己的叔叔——那个会给自己讲外面世界故事的、笑起来总会露出一口整齐洁白牙齿的、深受战士们爱戴的游骑兵将军在归途中遭遇了可耻的刺杀,重伤不治。
  据说诺克萨斯的刺客伪装成了农夫,使用了极其恶毒的诅咒。
  早起的拉克丝并没能先一步听见正义战胜邪恶的故事,而是在一片慌乱之中,第一次接触到了死亡,并亲眼看见了邪恶压倒正义。
  看着叔叔安安静静的躺在在大理石的棺椁之中,拉克丝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感觉到了一阵难以言喻的撕心裂肺。
  闻讯随后赶来的盖伦更是带上了自己的宝剑,大声喊叫着自己要参军。
  “我要加入无畏先锋——搜魔人也可以,如果你不答应,我就去找嘉文叔叔!”
  ……………………
  游骑兵将军遇刺的消息很快如风暴一般在德玛西亚雄都传开。
  前来吊唁的贵族络绎不绝,每个人开口的第一句话都是节哀顺变。
  拉克丝则是眨着眼睛,撅起嘴巴,试图让自己看起来不至于丢了冕卫家族的脸面——但不管她怎么努力,晶莹的泪滴还是一串串的滑落,在她的小脸上悄无声息的连成了线。
  然后,就在她痛哭失声之际,一个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出现在了她的耳边。
  “法爷养成系统已就绪,你将在我的指导下成为符文之地最强的施法者——咦,我是不是来得不是时候?”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