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农门小辣妃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11章 流鼻血了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无人回应。
  “等天气热了,我打地铺。”
  “……”房间里静静的。
  墨子安疑惑,伸手掀开被子,不由的愣住了。
  她居然睡着了。
  这神速。
  轻笑了一下,墨子安把被子拉低一点,他不知道,此刻,他看着她的眼神溢满了宠溺。
  “你果然是猪,这么一会就睡着了。”伸手把她散落在脸颊的头发捋开,墨子安坐在床沿上,静静的看着她。
  她不丑,但也没有绝色容貌,只能说是清秀。头发枯黄,面容黑瘦,一看便知是从苦日子中长大的。他移目看向上下起伏的被子,突然捂着鼻子,急步出房。
  打了冷水拍额头,好不容易才止住鼻血,脑海里却还浮现着她那凹凸有致的身材,两股热流从鼻孔流出,墨子安暗咒一声,抬头望天。
  中邪了。
  “别想了!不要再想了!”
  “墨公子,你这是怎么了?”常生站在院子的栅栏外,负手而立,浅笑吟吟的看着他鼻间的那两抹殷红,“公子,可否陪老夫走走?月光下的小村庄,景致别有一番味道。”
  墨子安颔首,洗去鼻血,打开院门出去。
  “常大夫,你怎么还不休息?”
  “心系公子的病情,老夫睡不着,走着走着,不觉又来到了这里。”常生没有隐瞒,扭头看着墨子安,道:“如果老夫能治好公子,不知公子是否愿意拜我为师?”
  “拜你为师?”墨子安探究的看着他,“为什么?”
  “若想做老夫的徒弟,第一个要做的就是不问为什么。”常生一边走,一边道:“墨公子,难道你甘心一直体弱无力,不能保护自己心爱的人吗?”
  “你到底是谁?你是不是知道一些什么?”墨子安一脸防备。
  “公子,老夫刚刚说了,不能问为什么。你只需要知道,老夫没有不良企图,也不会害你,其他的,公子不必知晓。”
  常生不松口。
  墨子安微眯起双眼,深深的打量着他。
  常生并不回避,嘴角溢着浅笑,淡然的站着,任由他打量。
  “想好了吗?若是公子需要时间考虑,老夫也可以等。老夫给公子三天的……”
  “我同意!”墨子安打断了他的话,一脸坚毅。
  常生的眸光放亮,欣慰的点头,“如此,那请公子每晚子夜到老莫家来找我吧。今晚就算了,公子先回去休息吧。”说完,他径自离开。
  墨子安站在原地,目送他离开。
  为什么他突然要收他为徒?有的时候,他看自己的眼神,似乎是在看一个老熟人,并不像是刚认识的人。
  他是谁呢?
  为何自己一点印象都没有?
  墨子安满腹狐疑的回到家里,进屋看见唐悠悠踢开被子,半个身子都露在外面,他无奈的摇摇头,上前替她掖好被子。
  夜深,人困。
  墨子安收起思绪,脱了外袍上床睡觉。
  刚躺下去,唐悠悠就如八脚章鱼般的抱紧了他,墨子安被她吓了一跳,动手推了她一下,谁知她缠得更紧,整个人都紧贴他。
  “喂,你是不是醒了?”
  “乖,别吵!”一只手用力的揉着他的脸,墨子安整个人都不好了,正欲拉她起来,又听见她嘀咕了一句,“小羊,别吵。”
  小杨?那是谁?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