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替他人过余生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序章.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完’
  ‘恭喜你,又读完一本书’
  缺乏灵动的双眼,定定地看着书页翻到最后一页时,手机屏幕上显示的一系列内容,而负责翻页的大拇指,却仿佛没反应过来似的,依然从右往左拨了两下,试图翻到下一页。
  “嗯?又看完了一本了么?”
  思维活动都仿佛要停滞的任窘,终于从麻木中回转过来。
  “呼——”
  回过神的他长出了口气,面向右侧躺着半蜷缩在被窝里的身体,正脸朝上展平,抬起露在被窝外有些冰凉的左手手腕,搭在有些温热的额头。
  试图让手腕背上的凉意,驱散脑子因为长久阅读文字而产生的迟钝感。
  改变躺姿的时候,任窘的双眼视线并未脱离手机屏幕。
  当他视角略微偏转,扫到手机屏幕右上角的电量提示,看到所剩百分之二十三的电量时,没在额头搭多久的左手,便顺势探在床铺的左侧沿,在电插板上摸索着什么。
  “呵。”
  什么都没有摸索到的左手,让任窘不由得向左侧头,瞥向电插板的位置,看到所有插孔都处在空闲状态的电插板后,他这才反应过来,冷笑一声自嘲起来。
  “我这看书看的,都晕头了,忘了现在的我没得充电器用了。”
  自嘲完,穿着纯棉睡裤光着膀子的任窘,钻出被窝,从床边的椅子背靠上取下混纺的休闲半袖衫给自己套上,拉开卧室房门,离开了他这面积不大的狗窝。
  任窘的卧室门外,连着没有隔扇的厨房,过了厨房,才是客厅。
  他那已经退休数年的母亲,此刻正在厨房里忙碌,张罗着一家三口的午饭。
  从卧室里出来,路过厨房进入客厅的任窘,没有引起他母亲丝毫的目光偏转,始终处在专心而又粗糙的忙碌里。
  来到客厅的任窘,并未转向进卫生间解决个人问题。
  而是径直穿过客厅,来到阳台,隔着被窗框分割成数块的大块玻璃,望着窗外的风景。
  身后的房间里,抽油烟机响起,炝锅味弥散到阳台。
  而闻着味的任窘,并没有因此回头,只是继续定定地站在阳台窗边,看着窗外。
  钥匙摩擦锁孔的开门声响起,接着窗户的反光,任窘看到了他那同样退休数年的父亲,一手油污地进入客厅。
  回家的父亲和厨房的母亲打了声招呼,问询了一下午饭内容,然后就进了卫生间,清理手上沾染的褐色油污。
  厨房里的抽油烟机,功能没有它广告里形容得那么强劲,越发浓郁的饭味在整个家里弥散。
  没多久,三双筷子和对应的碗就摆上了大理石灶台,只需等待饭菜熟透就可以盛饭端碗。
  在任窘母亲关火起锅的当口,又有开门声响起。
  随后,一个白领打扮的女性掐着饭点进了门。
  女性默不作声地脱鞋换鞋,无视了任窘母亲问她工作情况的话语,去掉外套,走进空出来的卫生间。
  等她五分钟后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脸上的化妆品卸了大半,连工作发型也换成了居家的简易发辫。
  然后,这仿佛与任窘无关的一家三口,在任窘母亲的有意无意安排下,以形散意聚的方式围坐在了客厅的茶几上,端碗吃起饭来。
  完全无视了还在客厅阳台边站着看向窗外的任窘。
  听到碗筷声的任窘,转过身,然后躺在组合沙发靠近阳台这边的榻上。
  以往他为数不多地躺在这里的时候,手里总要拿着个手机看着,但现在,任窘只是侧躺着看着坐在茶几周围的一家三口,默默地看着他们吃饭,交谈。
  他母亲还是他母亲,他父亲还是他父亲。
  就连这间成为他们一家住房十一年左右的楼层房,哪怕从原本的七十多平米增加到了一百多平米,装修风格也依然维持着他父母原有的审美核心。
  但这个家,这个家里的父母,却不再是他的家,他的父母。
  而是眼前这个名叫任佳敏的女性的家,她的父母。
  任佳敏,很好听的名字。
  不用猜都能知道,是他父母努力想出来的名字。
  不像他的任窘,原本叫任炯,却因为上户口的疏忽大意,炯字不仅少了个火字旁,剩下的部分也被改成了‘囧’,一直被‘囧哥’‘囧哥’的叫着,直到‘囧’字成了网络梗词,不得不重新申请修改,然后又因为负责改名的疏忽大意,‘炯’成了窘。
  随便极了。
  他的家,他的父母,成了她的家,她的父母。
  这其中发生了什么,任窘不太清楚。
  或者是他穿越到了一个平行时空卡在半中间,没在这个平行时空里找到自己的位置,又或者是他的存在,被这个名为任佳敏的‘火炬’替换了。
  但不管怎么样,现在的他,已经彻底成为了这个家里多余,且完全被无视的存在。
  自己的家,自己的父母,不再是自己的家和父母。
  遇到这样的事情,任窘本来应该极度愤怒和惶恐才对。
  但自一个月前遭遇到这种事情开始,任窘就发现自己十分冷静,甚至冷静过了头,丝毫没有因为自己的位置被一个不认识的人替代了而愤怒和恐慌。
  至于自己为什么能这么冷静,能淡然旁观这新的一家三口。
  任窘自己也不清楚。
  可能与他也不再是他有关吧。
  毕竟哪有人能在持续一个月不吃饭、不喝水,而且还不睡觉的情况下,还能健康活着的。
  现在的他究竟是人是鬼,任窘自己也不清楚。
  说是人吧,正常人到他这种情况,早就把自己饿死、渴死和累死了。
  说是鬼吧,他没法穿墙,也没有什么意念控物的特殊能力,与一个月前变成现在这种情况的他没什么区别。
  像他这种情况,更符合一点的形容,就像是被束缚在一个小空间里的生缚灵。
  现在的他,只能留在这个不再是他家的家里,既没办法从开启的防盗门走出家门,也没办法从窗口跳出去。
  简单的家常午饭,并不会持续多久。
  一刻钟左右,客厅茶几上的饭场就被收拢到了厨房的洗碗洗菜池里。
  旁观完这新一家三口的日常饭局后,任窘并没有回到自己的狗窝,而是起身跟着任佳敏,借着她的开门帮助,进了这个家里多出来的,专属于她的个人卧室。
  “这姑娘一定是在工作中遇到了什么不想说的事。”
  任窘有些好奇,“不然进门的时候不会是那种状态,还在饭间交谈时总是转移有关工作的话题。”
  这个也不知道是平行时空里的自己的异位体,还是顶替了他在这个家的存在的‘火炬’的任佳敏,明明活成了他父母理想状态下的他的样子,还能遭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
  可惜,眼前这个任佳敏,没有他独处时喜欢自言自语的毛病。
  进了卧室后,也只是有违个人端庄人设,毫无形象地躺在软乎乎的床上消食。
  任窘完全没办法通过观察,来判断她究竟遭遇了什么。
  至于什么潜规则、职场情侣,又或者职场生态位内部的内卷倾轧......
  虽然都是些老生常谈的事情,但在真正有切实证据依据之前,任何基于个人经验的揣测判断都是极不负责任的行为。
  对于这个不确定是平行时空里的异性自己,还是顶替了自己存在的‘火炬’的任佳敏,任窘还是很有自我道德的。
  “睡着了?”
  坐等对方情绪变化的任窘,挑了一下左眉,“能睡着,看来遇到的也不是什么要紧事。”
  好奇心消退的他,决定起身离开。
  开启闭合的卧室房门,惊动了分散在客厅沙发和父母卧室里的父母,看不到任窘的父母,只是有些奇怪他们女儿的卧室门为什么自己开了又关了。
  穿过厨房回到自己狗窝的任窘,脱掉半袖衫,躺回到被窝里。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