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替他人过余生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四章 社会边缘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这个陌生环境里的未来城市,虽然给了任窘一个不好的第一印象。
  但任窘并未因此中断自己出门散步的过程,提前返回橙白房间。
  荒凉感归荒凉感。
  任窘此刻身处的未来城市,并没有因为给人一种荒凉感,就失去了它身为未来城市对他的吸引。
  人能够持续活着的心理支柱之一,就是基于对预期收益的企盼,而由此引申畅想的未来。
  就算人类因为个体自身的天赋素养、所处环境社会的外在影响,幻想出来的未来各有各的不同。
  但无论是刚记事不久的孩童,被环境人文禁锢住视野范围的底层,还是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文士,走南闯北见多识广的商旅。
  无论孩童企盼的未来是否只是多获得几个糖果,做出什么惊骇之举在同龄人里高人一等。
  无论极容易被忽视的人企盼的未来,是否只是通过自己的辛苦劳作多换来点收获,正处于孕期的伴侣生下来的是男是女。
  无论文士企盼的未来,是否是通过自己的刻苦,能够上晓天文下知地理通辨古今之往来,于贵人眼前显达,举世闻名,扬名后世。
  期待一个可能或不可能发生的未来这件事本身,并不因为具体的人的不同、内容的不同,而存在本质区别。
  无论是可预见还是不可预见,未来终究是虚幻的。
  而人,就是以这些虚幻,来充作自己活着的理由之一。
  因此,当一个超出自己幻想中的未来的未来,真实的出现在自己眼前时。
  任窘怎么可能不进入这个未来当中,亲自体验一番真实的未来与自己幻想里的未来,存在哪些不同。
  从‘电梯’里出来的时候,任窘就已经身处于这个未来城市的包围中。
  没有具体路线规划的他,虽然也想过随便走哪算哪。
  但受限于眼前屏幕里提示的能量管路,如果任窘不想被困在他这身很像恶灵虚空行者皮肤的套装棺材里,那他就只能沿着视野里能量管路提供的路线走。
  身上这套着装科技含量高,也意味着它是一个耗能大户。
  在橙白房间里时,由于房间里处处都是供能接口,所以没有行为限制。
  但一离开橙白房间,供能接口的分布就变得有限起来。
  任窘身上着装的能量储备,只够他意外脱离能量管路范围时,第一时间返回供能范围的。
  想要摆脱能量管路束缚自由行动,想去哪去哪,在这里完全不可能。
  在任窘沿着能量管路散步的时候,他上方的天空,时不时会有一些类似无人机一样的东西飞过。
  之所以是类似,是因为这些飞行物件既没有旋翼结构,也没有什么尾焰喷口提供动力,外形简单得如同两个多边棱锥底面贴合起来的一样。
  在从他头顶飞过时,要不是单向透明的面罩提供的视野较广,头顶上方的空间也能看到。
  无声无息的,很难被察觉。
  任窘行走的能量管路,在他经过一些‘建筑物’的时候,并没有指向‘建筑物’的分岔。
  因此他想靠近‘建筑物’一点都做不到。
  他清楚,并不是他经过的这些‘建筑物’没有与他沿着走的能量管路连接,而是这些‘建筑物’没有提供给他进入其中浏览,甚至仅仅是靠近观赏的选项。
  因为有着能量管路的约束,一些不想让他前往的区域,根本不会有能量管路的提示显示。
  这种举措,有效地削减了被诸如‘此路禁止XX通行’、‘此处禁止XX进入’时,对看到提示的人的心理抑制。
  没有了心理抑制,也就不存在对应的突破冲动。
  显然这个未来社会不仅生产力发达,连包括个人心理、群体心理,以及社会心理在内的人文研究方面,也没有忽视。
  这些细枝末节都不存在他能看得到的瑕疵。
  虽然没有靠近观察过,但任窘知道,他经过的这些‘建筑物’,只是外表看起来像建筑物,内在大概率并不是符合他认知模式里的建筑物。
  他一路上遇到的这些‘建筑物’,没有一个存在进入其中的入口,也没有一个存在对外的窗口。
  虽然形制上像极了建筑,但这些‘建筑物’,更像是这个未来城市的功能模块。
  即便到目前为止,任窘只是在外骨骼助力下,走了不过两公里左右的路程,没有总览到整个未来城市的全貌。
  然而他还是发现,这个未来城市,与其说是城市,还不如说是一个超级放大版的,电脑电路板。
  而他经过和看到的‘建筑物’,就只是这个城市级别的电路板上的,一个个‘电容’和‘继电器’之类的设备单元。
  而他沿着行走的能量管路,则只是超大电路板上的‘逻辑电路’中的一小部分。
  不过想想也是。
  计算设备的小型化存在着一个上限,微小化到一定程度后,就只能往大型化方向发展。
  城市规模级别的超级计算机,甚至是星球级别的超级计算机,虽然对任窘自己所处社会环境里的大多人而言,着实是难以想象的存在,但在相关领域人士那里,也就那样。
  之所以不往这么大规模上发展,也不过是受限于能源、材料等方面没有大的突破,这么做得不偿失的缘故。
  而在这样的超级计算机城市里,没有人的位置。
  当任窘初步认识到这个未来城市后,也就变得可以理解了。
  人,虽然是城市的建立者,但悲剧的是,城市的存在却向来不以人为目的。
  农业时代。
  统治者营建都城城市,在不掺杂军事要素的情况下,就是为了彰显自己身为统治者那象征着的至高无上的权威。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