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替他人过余生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六章 果然还是地狱模式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这是他来这里睡的第一觉。
  也是他自记事以来,睡得最舒服的一觉。
  人类演化出在地面行走的能力,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了。
  并不是为了承压演化成形的脊椎,自人类直立行走以来,承受了太多本不属于它的压力。
  即便人类的脊椎经过了百万余年演化适应,抗压能力远超人类刚直立行走后那会儿,劳累一天的脊椎,也依然需要经过夜晚充足睡眠来获得休息。
  因此,本就在生命活动中十分重要的睡眠,对人类而言变得越发重要。
  但遗憾的是,人类除了在母体孕育的那十个月时间外,其余时间的睡眠质量,只能勉强称得上及格,远达不到优秀的程度。
  在生产力足够发达之前,人类的睡眠质量始终处在一个低水平状态。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人类一直没能获得一张能完美适应人类各种睡姿的睡床。
  人类在平躺、侧卧,爬伏等状态时的睡姿,都需要睡床提供相应的睡眠状态辅助。
  如果人类在睡着之后,只保持一种睡姿不动,那还能针对性地设计制造对应睡姿的睡床。
  但可惜的是,人类睡着之后,睡姿会随睡眠时间持续,经常性地发生变动,平躺侧卧交替,一些不老实的会兼有爬伏,甚至翻身下床倒栽葱的都有。
  因此在睡床足够智能,足以适应人类全部睡姿之前,人类想要较低成本地获得一个较高质量的睡眠,还需要等生产力发展上很长时间。
  那么......
  等等,怎么越感叹,越像是在给什么床垫打广告了。
  任窘从睡迷糊的状态中清醒。
  这一觉,他既可以说是睡着了,也可以说是压根没睡。
  如果以他的身体状态论,那他就是舒舒服服地睡了一觉,并且睡到了自然醒。
  而如果以他的个人意识论,那他就是伪装成熟睡状态,与正体不明的监控体系斗智斗勇了一整觉。
  冷静过头的心理状态是心理状态,身体本能反应是本能反应。
  他并没有因为临时以这个身体作为他思维意识的载体,就真的成了这个人,完全受这个身体的各种生理反应影响。
  不过。
  这一觉睡得真舒服啊。
  因为睡得舒服,所以任窘对身下的白色睡床没有半点留恋,径直选择坐起,让睡床再度变形成为座椅。
  人之所以在刚睡醒时会有赖床表现,是因为睡醒的人并没有真正的睡醒,还未从疲劳状态中恢复过来的身体,还希望继续睡一会儿。
  为什么健康作息的情况下,睡够标准时间还会有赖床的表现。
  原因依然与睡眠质量不高有关。
  像任窘先前睡着的睡床,能智能完美包容适应他所有睡姿,还根据身体实时状态,通过补充水分、营养物质,及时排出代谢废物的方式,让整个睡眠过程没有任何内外在打扰因素。
  如果在这种优质到不能再优质的睡眠环境下,依然没有一个较为完美的睡眠质量。
  那他以后就彻底告别睡眠吧。
  任窘想不到还能有什么睡眠环境,能让他睡得更舒服了。
  要是他能不往细思恐极方面想太多,神经大条一些,那这个首发的替活任务,简直就是再舒适不过的新手开局。
  完全不用为生存担忧,还有一个暂时不清楚具体内情的虚拟世界提供社交和娱乐需求。
  这样的替活任务,躺着什么都不做就能轻松完成。
  要不是这种替活存在时限,注定有结束的那一天,谁不想在这种环境里一直当个米虫呢?
  坐在座椅上的任窘,难得选择动手,在手边的薄膜屏幕上点点划划,翻找着不用登录虚拟世界也能打发时间的选项。
  虽然出门散步归来之后,表现出释然心理及生理状态的他,理应不受虚拟世界里的经历影响了。
  但谁不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呢?
  暂时不想登录虚拟世界,被迫在类似环境下回忆起曾经有过的不堪经历,不是他这种社会边缘人,该有的行为表现么?
  如果这个身体的原主,是那种能直面惨淡和淋漓鲜血的勇士,那也不会是社会边缘人士了。
  不过......
  这个身体的原主看来还真是一个十足的‘网瘾少年’,薄膜屏幕里第一时间提供给他的打发时间的选项,基本上都有着登录虚拟世界的前提。
  难道除了登录虚拟世界的选项外,就没有别的能在现实里进行的娱乐活动了?
  如果仅看大数据优先推送给他的选项,或许真没有。
  但除非被彻底屏蔽与现实有关的选项,不然不可能不存在。
  当所有与虚拟世界有关的选项,都被任窘略过去后,除了出门散步的选项外,他终于发现了一个新的与现实相关的选项。
  玩拼图。
  作为第一个出现在他屏幕里的,能在现实房间里玩的娱乐活动,即便知道后面肯定还有别的更有意思的选项,任窘也还是在看到后径直选了它。
  当他点中拼图选项后,房间的空地上,在很短时间内涌出了一滩胡乱堆在一起的拼图碎片。
  而他的座椅,也随着拼图碎片的出现,调整到适合放平腿坐的状态和高度,并且把他推到了碎片附近。
  草率了。
  扫了一眼碎片堆,将能看到的碎片以心算的形式拼出一个大致模样的任窘,发现了一个有些无语的事实。
  这些拼图碎片,是幼儿园级别的玩具。
  可能是他只是粗略选择选项,没有对所选选项进行一个细致挑选导致的结果。
  但,事情真的是这样么?
  任窘让自己暂时不要想太多,将注意力投入到了拼拼图的行为里。
  既然是在他看来都是幼儿园级别的难度,那哪怕拼图碎片的数量规模显然不是幼儿园玩具的量,在他动手开始拼的时候,当然也就不用伪装困难。
  照着他眼下这个身体表现出来的年龄层次,以相应的脑速手速,快速完成着对应的图案。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