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替他人过余生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七章 不可名状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不对劲。
  很不对劲。
  任窘看着摆满一堵墙的完成品,让自己表现得像极了成就感获得满足的大孩子。
  然而在这层伪装的内里,任窘自己却满是疑惑。
  他有些奇怪,现在的他在这里的大数据构型里,究竟是个什么模样?
  以铜为镜,以史为镜,以人为镜,表述得很清楚。
  ‘我’需要‘他者’存在的对照,才能对‘我’自身有一个相对精确的判断。
  来这里的时间不长,不过由于他始终没有登录过虚拟世界,所以到目前为止,他都处在孤身一人的状态。
  由于这个身体的原主,残留给他的信息实在少得可怜。
  他对自己在这里所表现出来的伪装,看似是他臆想里的身体原主该有的表现,但仔细想来,其实根本就不是这样。
  首先一点,他是怎么确定实际里的身体原主,就符合他臆想里的那个身体原主的?
  判断依据是什么?
  他对身体原主残留信息总结出来的标签,不过就是‘网瘾少年’、‘社会边缘人士’、‘虚拟世界失意者’之类的简单几种。
  但以一个人的复杂程度,根本不可能仅凭这些简单标签,就将一个人整个囊括。
  因此他臆想里的那个身体原主,只能是一个形象模糊到难以具体指向的存在。
  精确模仿具体的一个人很容易,精确模仿泛指的某一类人却很难。
  模仿一个人,只需要这个人的详细情报,越详细,模仿得越容易,越像。
  而模仿一类人,就意味着模仿者需要从这类人的共性着手。
  在这个模仿过程中,模仿者难免根据自己已有经验,将这种共性基于自己理解,加以新的诠释。
  那这种对某一类人的模仿,究竟是模仿,还是让模仿者自己成为这一类人。
  任窘来这里后要做的,原本是按照身体原主遗留的信息,模仿扮演原主。
  但由于身体原主遗留的信息不能说没有吧,却也算得上聊胜于无。
  导致他针对原主的模仿扮演,异化成了基于标签,成为了标签泛指范围内的人。
  泛指的标签,并不存在一个严格限制范围,不允许踏出界外半步的界限。
  因此任窘自己在成为包括身体原主在内的这一类人的时候,会因为自己对原有标签囊括范围的理解,给自己贴上一些新的标签。
  这些新的标签,因他而生,也使得他从异化成为的那一类人里,很容易被精准定位出来。
  因此无论他在这里采取什么样的行动,这些行动再怎么符合身体原主所在的那一类人,都会让他自己的个人形象,被大数据分析一点点构建出来。
  如果只是任窘原有认知模式里较为初级的大数据分析,那这种分析,最多只是相当于在身体原主原有画像上不断增添描画,试图将原主的画像一点点往他这边矫正。
  在一张白纸上重新作画,与在已经有画作存在的画纸上增添内容,完全不是一回事。
  后者再怎么矫正,也不可能将原有内容矫正到完全符合任窘的程度。
  矫正到最后,只会矫正出来一个既不像原主,也不像任窘的怪物。
  但大数据分析这种数字产业里的基建之一的技术,怎么可能是自诞生后就顽固不化的保守技术。
  即便是以忒修斯之船的形式,用笨办法一点点更新分析模型,都能将任窘从身体原主的画像里剥离出来。
  然后前后一对比,便能轻易得出他和身体原主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的结论。
  这一面墙的拼图完成品,看似是他虚度现实光阴,用来打发时间的结果。
  但是在他拼接碎片的过程中,他的动作,他观察碎片,试探碎片可能组合的行为,都成为了他被分析构建模型画像的依据。
  任窘并不是等这一墙的展览品完成后,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这一点。
  至于他是在第几件成品完成过程中发现的,这件事本身已不再重要。
  在身体内外都是这里监控体系一部分的情况下,除非任窘自己打一开始就什么都不做,不然无论他有着什么样的行为举止,都会成为构成他大数据模型画像的依据。
  可问题是,哪怕任窘自己什么都不做的这个行为本身,也依然能成为被分析的对象。
  而他,又不可能真的在这里什么都不做。
  他根本没得选。
  不过他没得选,并不意味着他没有反制的能力。
  当然,这种反制,不过是他精神胜利下的一种说法,实际上他并没有能够真正让自己摆脱被数据分析境遇的能力。
  所谓的反制,不过是他提前用大数据分析的方式,先一步给自己画像。
  先尽量让自己的画像与身体原主的画像相似,然后基于这个画像,逆向指导自身的行为,误导外部的数据分析。
  让监控体系建构起来的模型画像,更符合身体原主而不是任窘自己。
  然而他想要实施这种反制手段,存在着一个难以跨越的障碍。
  那就是他没有有关身体原主的详细信息。
  没有原主的详细信息,就不能先这里的大数据分析一步,给自己画一张符合原主的像。
  没有符合原主的画像,他就没办法逆向指导自己的行为,会被这里的大数据分析到原本的自己。
  既然问题的关键,出在与身体原主相关的信息上,那就通过寻找原主信息来解决这个问题。
  虽然这个身体没有残留多少原主信息,但有一个地方一定有很大概率保存着原主信息。
  而这个地方,就是登录舱连接着的那个虚拟世界。
  既然解决问题的方案是登录虚拟世界,那任窘为什么依然滞留在现实里,任由自己被数据分析呢?
  因为任窘怀疑这个登录虚拟世界的选项,很有可能是一个陷阱。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