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替他人过余生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十一章 博弈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他失算了。
  任窘看着面前被他组装拼接好的教具,表现得有些迟滞。
  与先前他选了能源相关的随机选项,然后出给他冷聚变相关知识不同。
  这一次当他选了与人工智能相关的随机选项后,出给他的东西,并不是这里人工智能领域里某个单一分支的技术。
  而是一个囊括了整个人工智能研究领域所有相关知识的研究目录。
  他要想弄明白人工智能是怎么一回事,就必须按图索骥地照着目录提供的参考,一个条列一个条列地找过去,学过去。
  也正因为一开始给他的是目录。
  在目录教具的拼图碎片出现后,由于复杂程度不高,任窘还以为这里提供给他的,是像冷聚变一样,针对他先前行为对应生成的片面知识或技术。
  用来组装冷聚变教具的碎片、零件之所以那么复杂,是因为还额外附带了用来提供实操的模拟环境。
  如果去掉实操部分,冷聚变教具本身的复杂程度并不比先前那些启蒙教具高多少。
  正因为抱着这样的惯性思维,在拼合组装的过程中,任窘都开始考虑接下来的行动方向了。
  然而当目录教具完成,向他展示完自身内容后,任窘知道。
  无论他先前对自己接下来的方向考虑了多少,在他看到目录内容后,都会被推翻。
  因为他接下来的所有行动,就只能先围绕目录教具提供的范围进行了。
  这是一个阳谋。
  一个试图将他的被大数据分析的范围,限定在一个有限区间内的阳谋。
  他想通过这里提供的知识,完善自己的认知模式,提升自己。
  可以,这里允许他这么做。
  即便是一些存在一定的不可控风险的知识,只要他需要,这里也会提供。
  但同时由于他表现出了‘有所求’的状态,也相当于给这里在大数据分析他时,提供了一个能够限定范围的契机。
  如此全面且成体系的人工智能科技,这么大大方方地摆在了他面前。
  而不是通过某一个分支领域引他入门,然后再向其它分支拓展。
  由点及线,由线及面,再由面及体,层层递进。
  这种突然将一个整体展现在他眼前的行为,反而让他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切入点。
  寻找切入点,是一个由他自主做决定的过程。
  找到切入点后开始拓展,一样是一个由他自主做决定的过程。
  这个不断重复做决定的过程,就是他被大数据分析时,剖析建模画像他的依据。
  先前那种这里提供什么,他就学什么的状态,虽然一样被纳入到了大数据分析之中。
  但由于他借助相应知识完善认知模式,提升自己的过程,主体表现在内而不在外,就算能被作为建模画像的依据,局部而言也没有太多价值。
  毕竟这种这里提供一类教具,他就跟着学的方式,无论对这里,还是对他,都太过被动。
  反而是这种需要让他向外发挥主观能动性的主动学習模式,才在这里大数据分析他的时候,表现得更为有利。
  面对这种摆明了阳谋的局面,任窘还能怎么办。
  学呗。
  阳谋之所以是阳谋,就是因为无论怎么选,他都没得选。
  他是可以放弃学習这摆在眼前的人工智能技术,回到先前那种随机选择选项,出什么他学什么的状态。
  但这种状态的本质,与眼下的这种被限定范围的状态没什么区别。
  因为这里所谓的随机,即便单个选项上真随机,整体上的选项库并不随机。
  基于这里的教育体系而提供给他的一系列教具,其实就是整个教育体系的一部分,他不用猜都能知道,不会有超出教育体系的内容。
  而这里的教育体系,对正在被大数据分析的他而言,何尝不是一个限定范围。
  无论按照目录提供的范围主动学習,还是跟着被随机出来的教具被动学習,他被大数据分析的这件事不会有任何改变。
  除非他从现在开始彻底放弃完善认知模式,提升自己的这个意图。
  不然他被这里的大数据建模画像,就只是一个迟早都会发生的事情。
  不过就算他以这种方式被这里的大数据建了模,画了像,又能怎么样?
  已经不在乎自己被大数据分析的任窘,不用动脑子想,都能想到基于他现状的建模结果。
  一个正体不明的学生。
  他是学生么?
  他是,但他又不是。
  在这里接受再教育的他,确实是一个学生。
  可一个学生的模型,并不能将他整个人囊括进来。
  因为无论主动还是被动,他这种孤身一人的状态,注定是一个变量稀少的简单模型。
  想要尽可能地将一个人囊括进一个大数据模型里,那必须得预先提供一个复杂环境,不断增加变量,通过被分析对象应对变量时的反应,来完善模型。
  而他的周围,有能提供诸多变量的复杂环境么?
  有,但那是虚拟世界,需要他通过登录舱完成接驳。
  只要他一直不登录虚拟世界,那这个由虚拟世界提供的复杂环境,就只能一直持续等同于不存在。
  他不认为这里会预料不到,这种状态一直持续下去后,会有怎样的建模结果。
  也知道这里一定会有对应的处置措施。
  但无论面对什么样的措施,只要他一直保持现在这种透彻状态,并尽可能不受外部施加变量的影响,那他就可以一定程度上无视这里的大数据分析。
  嗯......
  他认知模式里有关人工智能方面的内容,需要有一个大的更新了。
  他原以为,人工智能只是网络科技发展上的一个分支,然而通过目录教具查询找到的总概的表述,作为分支的并不是人工智能,反而是他认知模式里的网络科技。
  怪不得原本的社会环境里,人们对于人工智能领域的进展,一直都很难符合大众及商业的期待。
  想要点出人工智能这个虚拟领域的智慧果,需要的前置条件实在有点多。
  看完了总概里的内容,任窘这才算真正意义对人工智能的存在,有了一个大体的认知。
  人工智能的发展,从某种程度上讲,很像地球生命的自然演化。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