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替他人过余生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十三章 前期准备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想要找到一种区别于登录舱的登录方式,并不容易。
  在任窘不断加码自己的学習效率,学了不知道多久,都快要将目录教具对应的知识学完的时候,才在学習过程中想到了一种。
  是的。
  想到,而不是学到。
  因为任窘通过目录学的那些知识里,并没有提供除登录舱外的其它登录虚拟世界的方式。
  还是他在无意中,以‘有个什么能代替自己登录虚拟世界的存在’,意外联想到了他选择亲身出门散步选项前,看到的替身出门的选项。
  这才有了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
  替身。
  就是一个既能让他不用亲自登录虚拟世界,又能让他体验虚拟世界的最佳选择。
  而且这个替身也用不着必须是人,物品同样可以。
  有了解决问题的想法,任窘并没有选择立刻实施。
  因为有了想法的时候,他还没有把目录囊括的所有知识通学完。
  为了某个目的而学習,的确有助于对相关知识的快速掌握,但同时也因为在其它领域难免有些忽视,极易在实施的时候出现差错。
  因此比起中断已经进行了大半的学習进程,转而去做其它事情,还是记下想法,继续完成学业比较好。
  不过......
  借着这个想法,让沉浸在学習里的头脑有了空闲能想得了其它的任窘,颇有些感慨。
  到现在,他是真的忘了自己来这里多久了。
  自来到这里后,他对时间流逝的感知就越来越模糊。
  早先他还能通过体感,来大致判断他来到这里后的时间变化。
  但是当他开始专心学習这里提供的知识后,将一些不必要的注意力分散事项尽数去除,他就彻底丧失了对时间的感知。
  一个对他而言相当于极度发达的未来社会,怎么可能会忽视对时间的精准把握。
  当需要将误差减少到无限接近于零的时候,就连百万分之一的时间误差,都有可能成为放大其它误差的重要因素。
  因此这里的计时工具,精准程度很可能已经达到了千万分之一,乃至亿万分之一,甚至是更精细的程度。
  然而作为这个未来社会里的边缘人,那些用来精确计时的工具,又与他有什么关系?
  就像他原先所在的社会环境,在拥有了相对发达的计时工具的同时,还有相当一大部分人,对计时工具的要求只处在小时的层面。
  对于那些工作一天休息三天的群体而言,在不在乎耽误一个小时或数个小时的情况下,再多耽误几分几秒又有什么区别。
  因此任窘现在能用来作为时间参照对象的,就只剩下了他的学習进度。
  毕竟凡是他学过的东西,都已经成了他的东西,而他所掌握的知识,也只会越学越多。
  作为一个接受再教育的学生,在排除了昼夜变化及大部分生理因素限制的外在影响后,只需要一心一意地学知识就够了,计较自己究竟学了多长时间,完全没有意义。
  为了自己而学,怎么学都学不够,只会担心时间不够,哪会在意时间太多。
  所以。
  还是继续学吧。
  ......
  等将涉及整个人工智能领域的知识体系,全部学了一遍后,任窘才选择停下来,开始实际解决登录虚拟世界的问题。
  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先前穿过的出门着装,调了出来。
  这个调,不是将他一直穿着的抵抗失重环境的居家服,以及助力他在地面坐着的座椅改变成外出着装。
  而是直接向这里申请,召唤了一套全新的出门着装出来。
  当想到用替身代替自己登录虚拟世界的想法时,第一个浮现在他头脑里的,就是这件与恶灵虚空行者皮肤很像的帅气着装。
  毕竟亲自体验着到户外连走了两天,这一身着装的舒适程度他深有体会。
  而且这种全身都被包裹在着装内的形式,也让这身着装很适合成为代替他登录虚拟世界的替身。
  通过分析现实里的出门着装,然后复刻到虚拟世界里,虚实达成同步。
  他就完全可以通过在现实里穿着着装,利用虚实同步控制位于虚拟世界里的着装的方式,在虚拟世界里自由行动。
  只需要将他在现实着装里看到的显示画面,听到的声音,切换成着装在虚拟世界里看到和听到的,那他这与亲身登录了虚拟世界,也就不存在什么区别。
  嗯......
  然而当任窘开始着手分析这套新的出门着装时,他知道,他的想法行不通。
  因为这套看着就很帅气的着装,不具备接驳外部控制系统的功能。
  而且不仅是这一套,其它形制的外出着装,也都一样不具备外部接驳功能。
  整套穿着就只接受来自外部的能量供应,不接受来自外部的操控。
  理由也很简单,防止有外部控制系统,通过强行骇入着装的方式,伤害到着装穿着者。
  任窘知道,学完了一整套以人工智能为核心的知识体系后,现在的他完全可以凭自己学到的东西,解除掉这套户外着装上存在的防火墙功能。
  但他不准备这么做,也不想这么做。
  理由同样也很简单,他不想将自己置身于一个明显呈现出安全漏洞的环境里。
  即便他到目前为止,仍未实际接触过任何一个他者,也并不能因此就认定他周围就不存在其他他者。
  ‘他人即地狱’这句话从相关语境里单独拿出来,是有些极端,却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形容他现在的处境。
  当身处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里,千万不要试图抱着侥幸心理,改变所处环境施加在你身上的某些规则,让原本的稳态出现不可预料的安全漏洞。
  赌徒心态,是很多主动或被动将自己置身于陌生环境的人,遭遇危险的一大内在来源之一。
  他要是产生了未来社会不存在任何危险的侥幸心理,进而解除了这套着装的防火墙,那他就等着危险顺着这个安全漏洞降临到他身上吧。
  当一个危险有可能发生的时候,那它就一定会发生。
  而且。
  任窘将目光瞄向了通往库房的门洞,被他当做装饰摆在门洞旁边的战甲。
  虽然户外着装的这个替身选择迫于现实因素被排除,但新的替身选择这不就出现了么?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