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替他人过余生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十六章 公共区域里的擂台比赛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格斗选手,擂台。
  台上的灯火明亮与台下的昏暗阴沉形成了鲜明对比。
  但比起擂台上拳拳到肉的激烈战斗,台下的嘶吼尖叫呐喊,却让人难以分清正在拼命的,究竟是台上还是台下。
  擂台上的人,关注的重点只是身为对手的彼此。
  而擂台下的人,则全身心地关注着擂台上格斗选手的战斗结果。
  在这种热闹中充斥着癫狂和残忍的场合里,举着自己游戏宣传告示牌的任窘,即便依然奇装异服着,也不会获得多少关注。
  就连擂台周边同样身为观众的那些,用来平衡整个环境里过于充沛癫狂的雄性气息的美女招待们。
  在台上激战正酣时,也无法依靠自己姣好的身姿容貌、穿着暴露的服饰,分散吸引到台下观众的注意。
  距离他上一次登录虚拟世界,并没有过去多久。
  与自他来这里到第一次登录虚拟空间的时间,根本没有可比性。
  至于他为什么才过去没多久就要再次登录虚拟世界,与他正在进行的能源领域的学習经历有关。
  这里提供给他的能源领域的学習教具,当然不会像他想的那样,从学習钻木取火开始。
  而是一开始就以实操为主。
  他要以能源生产单元的一线操作员工的身份,登录到教具内的模拟场合里,体验各种能源生产单元发生事故时的状态。
  从体验事故开始,找到发生事故的原因,经过学習解决发生的事故。
  在这个学習过程中,他要克服的不仅仅是原因多种多样的事故,还有那些脑子有坑的模拟管理层。
  在那些早期能源生产单元,诸如在蒸汽机、火电机的生产事故发生过程里,大大小小的后方脑残管理层的拍脑袋想法,往往是事故发生的主因。
  没有之一。
  相比由脑残管理层引发的事故,真正由于员工自身操作原因,以及硬件及原理差错引发的事故数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但在模拟场合事后的事故报告总结里,那些导致事故发生的脑残管理层,却大多都不见了踪影。
  并将导致事故发生的主因,推在本来没责任的一线操作员工,或者硬件及原理上。
  原因很简单,那些脑残管理层要么是生产单元所有者的亲属,要么是最忠心的狗腿子。
  将事故原因归咎在这些脑残管理层头上,就是相当于归咎在所有者本人头上。
  如果只是单纯的模拟,那还不至于让他的身体血压过分升高,对学習过程排斥得影响到他学習效率。
  关键在于模拟场合里的那些事故,都是历史上真实发生过的事故。
  虽然他不确定这里怎么能完美模拟过去曾发生过,然而真相早已被掩盖的事故的,基于他原本的认知模式,他也不认识这些过去的事故。
  但只要有点基本认知能力的人,在面对摆在自己面前的,真实发生过的事故的一切来龙去脉后,很难不血压高到想要狠狠弄那些脑残管理层一顿。
  让它们为自己曾有过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虽然他知道,随着学習进度的进一步深入,接下来的学習过程里,这种让人血压升高的事情占比会越来越小,学習内容也会变得越来越丰富。
  但他的这个身体不行,被各种脑残领导层的脑残刺激得再一次产生了对虚拟世界的依赖。
  于是这才有了他这第二次登录虚拟世界的当下。
  ......
  擂台上的战斗招招致命。
  但由于这里是公共区域,因此致命格斗招式对格斗选手的伤害,都被转化成了悬停在他们头上的血条。
  想要分出胜负,要么用心理战术逼迫对手认输,要么在自己的血条用尽之前,耗干对手的血条。
  双方势均力敌的情况下,不拼到最后,谁也不愿意首先认输,承认自己比对手弱一等。
  而在双方都想用最狠辣招式提前消耗掉对手血条,而血条本身的耐久度较差的情况下,一场战斗的持续时间往往很短暂。
  不到七八分钟就能决出一个场次的胜负。
  决出胜负后,无论胜者还是败者,都会在擂台上方照下的光柱里消失,将擂台空出来,准备交给下一对将要战斗的格斗选手。
  这个时候,先前还是擂台边观众的美女招待们,就到了彰显她们存在感的时候。
  只见她们自发分成两个一组,各自举着牌子在擂台外的观众席过道走过,将将要开始战斗的两个选手的个人信息,展示在观众面前。
  她们举着的牌子,与他手里举的告示牌功能类似,都是得与看的人距离足够近,才能让牌子里的信息投入到看客眼里。
  暴力,与性,既是两件事,又可以是一件事。
  饱暖可以是思那啥的前提条件,情绪激荡的时候,也可以是思那啥的前提条件。
  只要观众和美女招待达成双方都受益的约定,那他们便能立刻脱离自己的观众和招待身份,到合适的地方完成约定。
  擂台周围的观众数量很多,少几个几十个不算什么。
  但擂台周围的美女招待数量有限,走的多了,招待的工作谁来代替?
  不过这倒不必为这里举办擂台赛的庄家担忧。
  因为当美女招待出现空额之后,擂台周围条件适合的观众会立刻自发补上。
  不管先前的观众是个什么外在形象,只要他接过美女招待放下的牌子,就会立刻成为新的美女招待。
  ♀变♀还只是在穿着和装扮上的改变,♂变♀那就是整体上的全面改变了。
  如果不将变化前后过程看完整,变前变后的人,完全无法建立上联系。
  不过生活在虚拟世界里的每个人,在现实里都是一副表征不明,难辨雌雄的模样,在虚拟世界里又何必太在意自己的形象呢?
  谁是♂、♀,谁是0、1,真的有那么重要么?
  赚钱嘛,不寒碜。
  作为与整个擂台场合环境氛围格格不入的任窘,并没有为观众席上发生的这些事感到诧异。
  只是继续默默地举着他的告示牌,宣传着他那没人来玩的游戏,充当着擂台周边环境的背景板。
  选手介绍环节很快结束,随着光柱被上方收回,一对新的格斗选手出现在台上。
  由于不需要进行什么选手个人展示,以及互相放狠话之类的赛前预热,这一对新选手刚一出场,就开始了倒数三二一的计时。
  擂台外一众观众的注意力,也随着倒计时的开始,重新放在了擂台上,喧嚣着将气氛炒热。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