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替他人过余生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十七章 能源领域的学习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从蒸汽机,燃煤电,燃气电,水轮电,风轮电,地热电。
  再到以核裂变为核心原理的,轻水堆、石墨堆、重水堆、熔盐堆等各种裂变反应堆。
  任窘在能源领域方面的学習,大部分时候都以实操的方式,将这些能源生产单元们轮番学習了一遍。
  之所以理论部分占比较小,是因为涉及到理论方面的内容,早就已经被启蒙教具讲完了。
  然而当任窘学完了以核裂变为产能核心原理的知识后,接下来要学習的知识,就直接奔着冷聚变产能单元去了。
  至于可控热核聚变技术,根本就没有被列入教具教育列表,直接跳了过去。
  经过这段时间的一系列学習,任窘知道。
  这并不是这里有意干涉他的学習进程,将一些需要保密的核心知识隐去不教。
  而是可控热核聚变技术虽然有相当一部分与能源领域存在重合,但其技术核心本身,其实属于动力学领域范畴。
  他要学可控热核聚变技术,得去系统地学动力体系的相关知识,而不是在能源领域里打转。
  是的。
  虽然任窘在启蒙教具里学到了一些有关可控热核聚变的原理知识,但还是等他在能源领域完成了一系列实操,对自己从启蒙教具里学到的东西,有了更进一步的认知后。
  才意识到他原先对可控热核聚变的认知,出现了归类上的错误。
  可控热核聚变,是类似于汽车发动机之类的动力引擎,而不是柴油发电机之类的产能单元。
  虽然可控热核聚变可以用来产能,但这种产能方式,实际上是一种严重浪费。
  这就相当于发动了汽车之后,放着汽车不开,任由发动机空转,然后只用发动机上外壳的余热去生产能量,再用这份能量驱动汽车前进一样。
  虽然比喻用的不怎么恰当,但内在就是这个理。
  一定规模内的可控热核聚变,的确可以被当做是能源。
  但这种产能方式,即便不是用来‘烧开水’,而是以稳定重元素承载并直接产能,在实际效益方面,也依然比不上同等规模的裂变堆。
  想要让可控热核聚变的应用效益最大化,就只有在航行器进行跨恒星系航行时,甚至是穿越虫洞时,才能体现出来。
  以可控热核聚变技术为核心原理延伸而来的动力单元,学名为轴离推进器。
  如果换个他原有认知模式比较容易理解的称呼,那便是曲率引擎。
  对,就是那个在科幻文艺及影视作品里经常出现的,一般被归类在幻而不是科的曲率引擎。
  当然,科幻艺术作品里的曲率引擎,之所以会被归类于幻,而不是科,就是因为曲率引擎被科幻作品塑造得过于魔幻。
  整的仿佛有了曲率引擎之后,宇宙飞船就可以超光速一样。
  现实里以可控热核聚变为核心原理的曲率引擎,作用原理与艺术作品里构想的有一定类似。
  就是通过改变航行器周围引力效应的方式,让启航的航行器的航行速度,能以仿佛汽车启动后完成加速一般的较短时间,就达到接近甚至等效于光速的程度。
  这种以较快速度完成加速的过程,当然要比光帆推动那种动辄数年的加速过程高效的多。
  再长寿的人,即便能活几百上千年的人,面对宇宙这个宏观尺度巨大的参照系,也依然处在时间不够用的状态。
  加速减速就需要十多年甚至更多时间的过程,着实是一种极大的浪费。
  因此只要在还未踏出摇篮前就实现了可控热核聚变,那再完美的光帆推进设计,也大多只能停留在设计图纸,以及存身于各类艺术作品里了。
  然而虽然曲率引擎能改变引力环境,但再发达的曲率引擎,哪怕是以黑洞为引力效应发生器的曲率引擎。
  也不可能让航行器与同一时空里的参照对象的相对航行速度,超越光速。
  宇宙时空里能等效超越光速的,就只有虫洞通道,或者准确一点的形容,就只有相对时空泡效应。
  虫洞不是那么好进入的。
  科幻艺术作品里,虫洞仿佛是个东西都能从这一端到达另一端的存在。
  但实际上,虫洞的危险性一点也不低,有些时候,虫洞的危险甚至超过大质量黑洞。
  如果航行器没有干涉周围时空引力效应的能力,在进入虫洞时与虫洞现象达成一种另类的相对时空泡效应,那就等着被虫洞的引力效应撕碎吧!
  没有曲率引擎的航行器,在面对虫洞时,可以将虫洞等价看作是黑洞。
  而以可控热核聚变为核心原理而成的曲率引擎,是穿过虫洞时,风险最高,但也是最经济的一种方式。
  毕竟热核聚变虽然可控,但难以精细调整,很容易因为一些意外事故,让航行器在穿越虫洞的过程中坠毁。
  对引力效应控制程度越稳定越精细的曲率引擎,穿过虫洞时就越安全。
  但以掌控自然黑洞,哪怕是引力范围较小的黑洞作为引力效应发生器而成的曲率引擎,代价也是相当的大。
  至于瞬时黑洞生成蒸发技术。
  这种技术比可控热核聚变还不可控,不能作为穿越虫洞时的常规技术,只能作为航行器即将坠毁虫洞时的应急逃生措施,而且还不一定有用。
  当然,这种借由虫洞达成的等效超光速。
  也只不过是通过某种方式,扭曲出发地点与到达地点两地实际距离达成的结果,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超光速。
  回归到可控热核聚变技术本身。
  如果将对引力变化感知异常灵敏的仪器,摆在规模比较巨大的可控热核聚变反应堆周围,就能发现一个现象。
  那就是可控热核聚变反应堆周围的引力效应,在灌注完成聚变燃料,点火的前后,会存在些许轻微变化。
  这种轻微变化,在宇宙引力背景下,很容易当成误差被忽略。
  但如果将引力变化感知仪器放在将燃未燃的恒星周围,观测恒星点燃前后的变化,就能清晰地观察到。
  点燃前的恒星周边的引力效应,要明显小于点燃后的恒星引力效应。
  虽然这种大小变化,在宇宙宏观尺度上,依然较为微小,但这种微小已经明显到很难被宇宙引力背影掩盖。
  并且当这种微小的变化放在以恒星系为标尺的尺度上,就庞大到束缚扭曲周围的时空。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