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替他人过余生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十九章 第三次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嗯?
  就他那游戏,居然也有人登录?
  沉迷学習的任窘,注意力被迫被虚拟世界那边发生的事情转移了。
  谁呀,这么无聊?!
  任谁专心致志地做一件事被人无故打扰,心情都好不到哪去。
  任窘没好气地放下算笔,登出教具提供的模拟场所。
  在表现出些许烦躁情绪后,转而又换成生理状态表现不太明显的小惊喜,做出一副‘自己作品终于有人欣赏’的期待而又忐忑的样子,将视角切换到虚拟世界那边。
  作为游戏《末世迷途》的唯一负责人,有玩家登录体验游戏的时候,他必须在场,不能放着不管。
  这是他借着上传游戏的机会,将替身偷渡到虚拟世界里时,必须要承受的代价。
  当玩家游玩游戏的时候,必须要有游戏相关人员,在玩家需要时提供客户服务。
  这是在虚拟世界里必须遵守的规则之一。
  不用亲自沉浸式登录的他,可以不遵守,但是他违规的结果,就是游戏被退回,身为游戏负责人的他上黑名单,再也没有钻空子登录虚拟世界的可能。
  比起不遵守规则必然会造成的后果,他只能选择遵守。
  当然,这个提供客服的游戏相关人员,并不一定必须是他,也可以由花钱雇佣来的专业人工智能代劳。
  但遗憾的是,他是偷渡的黑户,没账户没钱,雇佣不起人工智能。
  于是有相关需要时,只能由他自己上场负责。
  身为这游戏的负责人,玩家在游戏里的进展,包括玩家来历,都被展示在了他眼前。
  这玩家显然是虚拟世界的大数据看他这游戏可怜,一直没人玩,随机分配给他的打金玩家。
  就是那种从虚拟世界那里领取随机发布的任务,按照任务要求完成任务,然后获得金钱回报的玩家。
  并不是看到游戏公开的宣传信息,出于自己兴趣选择登录体验的真·玩家。
  这种通过领取虚拟世界随机任务赚钱的方式,是介于赚快钱与赚慢钱之间的赚钱方式。
  它不像赚快钱那样,赚完一次就再也没机会再赚,只要运气够好,就可以从虚拟世界那里获得多次机会。
  但同时,它也由于需要拼运气的缘故,没有赚慢钱的方式那般稳定。
  如果只依赖这种拼运气的赚钱方式在虚拟世界里生活,就等着钱没了被踢出虚拟世界吧。
  躺在游戏安全区箱子里的任窘,除了摆在眼前的信息,再没有用其它方式关注登录他游戏的打金玩家的游玩状况。
  更没有打算借着他身为游戏负责人的身份,窥探打金玩家沉浸式体验时的情绪状态,获得该玩家对这游戏的实时印象反馈。
  只是让身体保持在一个期待、忐忑,又隐隐有些不安并开始产生失望情绪的状态后,便继续在脑内演算着先前被迫中断的数学算式,专注着他自己的事情。
  他这游戏是个什么底色,他虽然没有按流程玩过,但却能通过全局视角了解到详细。
  等这个打金玩家按要求做完任务,拿到钱,肯定会第一时间离开,根本不存在继续玩下去的可能。
  即便对方做完任务后,还能白嫖到游戏的免费体验时间也一样。
  游戏的免费体验时间,是一种另类的虚拟世界免费生活时间。
  一些赚快钱方式用完,有了花销渴望却没办法依靠赚慢钱方式完成快速积累的人。
  大多就通过白嫖那些休闲游戏的免费体验时间的方式,来减少自己生活在虚拟世界里的必要花销,间接提升赚慢钱的资金积累速度。
  他这个类魂系游戏,除了他替身当前所在的安全区,再无其它地方可供玩家滞留。
  而那个打金玩家想要到达安全区,就先得把当前阶段的游戏整个打通关。
  能在休闲游戏里轻松白嫖免费时间的情况下,谁还会在他这受苦游戏里坐牢?
  当然是任务刚一完成就拿钱走人!
  因此他这客服,无论有没有,结果都一样。
  而结果也果然如他所料。
  当这个打金玩家通关第三地下城的boss战,连boss奖励都没领,便第一时间登出离开,连找他这个客服骂两句垃圾游戏,甚至是留个言的打算都没有。
  在这个打金玩家登出游戏后,任窘并没有跟着一起登出。
  而是推开他躺着的箱子的盖子,借助他游戏负责人的身份,瞬间出现在打金玩家离开后的第三地下城的boss区。
  这个游戏是托管人工智能演化的结果,一些游戏流程并不是经由他手完成。
  因此一些游戏内容,就以不符合他先前预想的方式,存在于这个游戏里。
  就比如游戏一旦有玩家登录参与,游戏剧情就会不再暂停在某个时间点,而是基于玩家游玩的结果开始新一轮的演化的这一点。
  就显然很不符合他的心意。
  但没办法,游戏已经成了这个样子,除非他推翻重来,不然就只能继续进行下去。
  来到第三地下城boss区的任窘,让身体保持着一种失望中隐含着无具体指向的渺茫期待的情绪状态,开始了自己的工作。
  他先是调出打金玩家留在游戏里的数据印痕,复制了一个打金玩家的游戏形象出来,然后将boss战过后的战场摆弄出双方同归于尽的结果,并将箱子里boss战奖励取出,散落一地。
  完成了这些布局后,他这才再瞬移回安全区。
  任由安全区外的游戏场景按照他的布置,在托管人工智能的控制下进行演化。
  在打金玩家登出游戏后,他其实是可以将对方遗留在游戏里的数据,复制一份在自己身上,然后接着对方的进度打下去,直至将当前阶段的游戏通关。
  比起他刚才的那些个布置,显然这种情况更符合游戏演化的发展方向。
  但他之所以不这么做的关键点,在于那个打金玩家在体验这个游戏时,头脑里是怎么想的,他不知道。
  对方为了完成任务,从第一地下城开始一直到第三地下城,打得都非常尽心尽力。
  除了主线剧情以外,各种支线、隐藏剧情,都被对方一股脑地挖掘了出来。
  这些支线、隐藏剧情,关系到当前阶段游戏的通关结果。
  他如果要接着打金玩家的进度继续打下去,就必须在接下来的游戏进度里,面临选择。
  作为这个游戏的负责人,他有着可以总览游戏里一切发展的权限。
  这个游戏是一个类魂系游戏,因此魂系游戏的一些经典元素,该有的这个游戏都有。
  他不是打金玩家,不清楚打金玩家在相同境遇下会怎么选,选了之后会有什么样的发展。
  因此他如果选择接着打下去,在需要做选择的时候,必然会带有他个人强烈的主观倾向。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